【深度】红黄蓝:资本赋能下的道德沦丧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2-23 16:51:13


环球老虎财经


最明白红蓝黄风险的,也许恰恰是红黄蓝的老板们自己,就像他们招股书风险披露部分开头写到的那样:

 

“Our business depends on the market recognition of our brand. If we are not able to maintain our reputation and enhance our brand recognition, our business and operating results may be materially and adversely affected。”

 

翻译:我们的商业模式依赖于市场认知和品牌。如果我们无法维持口碑或增强品牌认知,公司的运营将会遭到实质性的负面影响。



就在昨天,被称为“天价幼儿园”红黄蓝教育机构CFO魏萍22日在腾讯教育年度总评榜上接受采访时还表示,红黄蓝的核心价值观是“爱与责任”。

 

但事实上,关于红黄蓝针扎,虐童的相关报道,已经陆陆续续持续了一年之久,今天(11月23日),红黄蓝教育再次被吹上风口浪尖,其实只是红黄蓝教育虐童事件的冰山一角。

 

负面消息并没有阻挡红黄蓝教育的上市步伐。拆解结构我们发现,红黄蓝教育早在2015年,已经由一家海外PE接手;而用了近20年将红蓝黄拉扯大的创始人兼幼教专家史燕来,早在公司上市的时候,已经沦为第三大股东。

 

正如招股书披露风险的第一条就是名誉风险——如今这个局面,也许是红蓝黄教育在一定程度上早已预料的。然而在资本的推动下,走向扩张道路的红黄蓝,也许只能选择沦丧他们的灵魂。


海外资本魅影


事实上,今年4月份,在上市之前隶属北京红黄蓝教育一家幼儿园就曾曝出虐童事件;而在2015年时,吉林的的一家红黄蓝幼儿园也涉嫌虐童事件。

 

但如果资本是齿轮,那么红黄蓝教育在决定上市后,就已经登上了上市的传送带。

 

9月27日,红黄蓝正式在美股挂牌,上市发行价为18.5美元/股,高于原定价区间16-18美元,成为中国首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企业。按照发行后总股本2866万股计算,红黄蓝教育市值逾5.3亿美元。当时,红黄蓝股价暴涨逾40%,报27美元/股。

 

截至今日,红黄蓝26.71美元/股,总市值7.88亿美元,市盈率为120.91倍。其中,大股东孟亮持股30.10%,红黄蓝教育机构联合创始人、董事长曹赤民持股23.6%,红黄蓝教育联合创始人、CEO史燕来持股13.5%。

 

值得注意的是,在红黄蓝的招股说明书中,上市公司最大的股东是当时持有超40%股份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上达资本。

 

红黄蓝早在上市之前就获得了两轮融资。2008年,A轮融资中,红黄蓝从Hagerty公司获得了1000万美元;2011年,又从纪源资本、瑞银达、和通国际处获得了2000万美元。

 

而在2015年决定上市之时,海外PE基金上达资本找到了红黄蓝,用形似对赌的方式给红黄蓝做过pre-IPO融资。

 

2015年11月,上达资本旗下的Ascendent Rainbow Limited在国内股权抵押协定的基础上,与史燕来全资拥有的开曼群岛RYB Education Limited签定了票据购买协议。根据协议,在约定的兑换期内,Ascendent Rainbow Limited可将这部分总额为5170万美元的可兑换可赎回票据兑换为RYB Education Limited持有的红黄蓝教育普通股。

 

2017年8月,RYB Education Limited向Ascendent Rainbow Limited回购335万美元的可兑换票据,并约定剩余4835万美元的可兑换票据将在IPO完成后自动兑换为约283万股红黄蓝教育B类普通股和793万股红黄蓝教育A类普通股。当月,A类普通股的兑换数量又被变更为按IPO发行价调整,IPO发行价从每股16美元、17美元到18美元。 

 

按照红黄蓝教育IPO发行价区间中值17美元/ADS计算,上达资本Ascendent Rainbow Limited将持有红黄蓝教育803万股A类普通股、283万股B类普通股,对应持股比例43.6%,为红黄蓝教育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

 

查询上达资本官网发现,上达资本为境外注册的PE基金,旗下管理的资产主要来自全球知名的机构投资者,包括主权财富基金,大学捐赠基金,退休基金,基金会等。基金创始人、管理人均有高盛、摩根大通、美银美林、德劭等全球知名投资银行及基金的经历,第一序列创始人孟亮则毕业于国外最著名的高校基金会的所在地——耶鲁大学。

 

有意思的是,老虎财经此前报道的美股上市教育巨头好未来,在上市之前的股份,也得到了许多海外资本的锁定。似乎海外资本在新东方的影响下,对国内略显畸形的教育资产情有独钟。

 

然而,上市的推手在背后干预的过程中,创始人对待公司的态度,势必会在潜移默化中,走向扩张的路子。


迅速扩张


据i美股此前对红黄蓝ipo的研报分析,目前其拥有80家直营幼儿园分布在23个城市,其中在北京的24家幼儿园全部属于直营,在重庆的10家幼儿园中有9家是直营。这也就意味着,这次丑闻发生的地点不是时常“背锅”的加盟店,而是红黄蓝直接管理的直营店。

 

创始人之一的史燕来在公司上市之时曾表示,目前红黄蓝幼儿园采用直营带加盟的全国发展模式,红黄蓝亲子园是以直营作示范,全国以加盟连锁模式发展。

 

“直营+加盟”的商业模式通常是轻资产,发展成本低,也有助于规模扩张,在短时间内占领更多市场。据中泰研报显示,红黄蓝的直营幼儿园每年新增10-15家,加盟幼儿园每年新增40-50 家;亲子园以加盟模式为主,每年新增100-200家。

 

红黄蓝教育1998年成立于北京,从一家亲子乐园开始起步,2003年以“红黄蓝”为品牌将业务拓展到幼儿园运营。目前已建成覆盖国内30个省级行政区、307个县市乡镇的幼儿教育服务网络,包括80家直营幼儿园、20463名在校幼儿,以及175家加盟幼儿园、8个直营亲子乐园和845个加盟亲子乐园。红黄蓝教育官网上显示,目前尚有724家在建及筹备园所。

 

Frost&Sullivan研究报告称,据2016年营收数据,红黄蓝教育在高度分散的中国幼儿教育市场中份额排名第一,是国内最大的幼儿园及亲子园运营商。

 

目前红黄蓝教育的主要盈利模式便是直营的学费+加盟费。直营幼儿园按月缴纳学费,学费为900元/月-10000 元/月不等;直营亲子园按照参加课程的数量收费。加盟模式下,公司收取加盟费、教师培训等日常服务费,以及与其他商品和服务相关的多种费用。

 

数据显示,红黄蓝教育2016年直营幼儿园学费收入为7320万美元,占总营收的67.5%;2017年上半年直营幼儿园学费收入4620万美元,占总营收的71.8%。由此可见,直营幼儿园运营是红黄蓝教育的核心业务。

 

快速的扩张,带来的是业绩的快速增长。公开信息显示,红黄蓝在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以来,营收增长十分迅速,分别实现了6505.6万美元、8285.8万美元、1.08亿美元和6433.8万美元。同时,其盈利能力也得到了增强,在2014年、2015年,红黄蓝处于亏损状态,盈利分别为-133.6万美元、-129.6万美元,在2016年扭亏为盈,净利润达到588.7万美元。2017年上半年就已经实现了494.8万美元的净利润。

 

此外,“直营+加盟”的商业模式带来的弊病也是显而易见。如何保证加盟商的质量,保证加盟的幼儿园、亲子园的教学质量与服务水平,鼓动加盟商为幼儿园进行升级投资等多重问题。稍有不慎,管理都会从松散变成混乱,乃至给品牌造成不良影响。正如此前吉林红黄蓝的虐童事件中,幼儿园聘用的老师并没有教师资格证。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幼教项目毛利率不到20%,为保障公司的净利率,在师资、管理等方面的投入比重将难以保证。


三聚氰胺事件在教育领域的爆发


事实上,表面与实际不相符的上市公司不只红黄蓝这一家。早在2008年,一场毒奶粉事件不仅让三鹿公司破产倒闭,也让彼时身为上市公司的蒙牛等乳业龙头深受重创。

 

在三聚氰胺事件爆发之前的三鹿奶粉发展形势良好,是一家拥有几十年历史的老厂。在2005年时被评为中国500个最具价值品牌之一,2006年被《福布斯》评选为“中国顶尖企业百强”乳品行业第一位,2007年被商务部评为最具市场竞争力品牌。三鹿品牌价值一度达到149.07亿元。

 

然而,快速发展的三鹿无疑被利益蒙蔽了心智,竟然在产品中添加毒物三聚氰胺,给食用其产品的儿童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

 

在三聚氰胺事件爆发之后,三鹿犹如倾覆的大厦,迅速倒塌。从2008年6月关于儿童批量发病的报道开始,到2009年2月三鹿正式宣布破产,仅仅8个月的时间。

 

同时,三聚氰胺事件同样波及到了当时的乳业龙头蒙牛。2008年,蒙牛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巨亏9.49亿元,也是蒙牛2004年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其股价更是暴跌逾60%。当时,蒙牛还遭遇了产品下架、现金流危机等打击,甚至面临被外资恶意收购的可能。

 

彼时执掌蒙牛的牛根生表示蒙牛领导层对三聚氰胺事件并不知情,但此后也逐渐淡出了蒙牛的管理。同时,蒙牛也不得不投靠中粮集团。而这之后,蒙牛在乳业大哥的竞争中落于下乘。

 

对于一家企业来说,尤其是关系到孩子问题的,良好的声誉和服务质量是其发展和获得成功的根本,而蒙牛、三鹿、伊利等公司的过往事件无疑提供了惨痛的教训。

 

然而,红黄蓝教育的当家人似乎并没有从过往的事件中吸取教训。

 

当孩子们在幼儿园中遭遇着身心重创之时,红黄蓝教育机构CFO魏萍在前述颁奖典礼上发表了一番关于“资本赋能”的高谈阔论,她声称:“资本毕竟还是给公司更多的资源,但一定不能代表能力,资本本身不等于能力,能力是要用好资本,专注于做对的事,这个才能真正提升公司的能力。抓住了这个本质,提升这方面的能力,一方面这个资本才能真正赋能。另一方面,赋能的结果,对于我们整个教育行业,对于每一个做教育的个体更有价值。”

 

然而,我们不得不对这位CFO提出疑问:对于您执掌的红黄蓝教育来说,所谓的“公司的能力”“做对的事情”是什么呢?难道只是快速扩张、占领市场、赚取盈利,而对孩子们的身心健康不管不顾吗?当您在资本论坛上高谈阔论“资本赋能”之时,是否已经沦丧了做教育的基本伦理与道德?


延伸阅读1:

北京红黄蓝幼儿园:被曝集体喂药注射性侵儿童竟长达1年多


我的三观被今天的新闻再次刷新了!!!

谁能告诉我,这社会是怎么了???


北京朝阳区一红黄蓝幼儿园,

园长为其老公及其同事群体猥亵幼童!!!

喂药!!!  打针!!! 竟然还还还还性侵?????


多名网友爆料:北京朝阳区一红黄蓝幼儿园园长为其老公及其同事群体猥亵幼童!!!给孩子喂不明白色药片!喝褐色糖浆、打针注射液体等。


官方媒体也已发布信息:


新浪 @头条新闻
【北京红黄蓝幼儿园多名幼儿身上现针眼 警方介入调查】昨晚,有10余名幼儿家长反映北京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国际小二班的幼儿遭遇老师扎针、喂不明白色药片,并提供孩子身上多个针眼的照片。@新京报 获悉,朝阳警方已介入事件调查。目前,院长正在配合警方调查。


我们一起来看看网友发布的截图:


小男孩肛门都流血了


小女孩晕倒被拉去急救才被发现......











延伸阅读2:

红黄蓝,最后汇聚成黑色的心


事件概况:


家长采访:


学龄前儿童心理还处于一个相当敏感却又懵懂的时期,用通俗的话来说,这个年龄层的孩子经常「稀里糊涂」的,无论从语言表达,逻辑思维,还是行为各方面,都不能和一个「正常人」比较。因此,和一个幼儿园的孩子沟通比和一个小学生沟通费的神要多得多!!例如,幼儿园的孩子受了欺负,他可能只会哭,连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一定能够清楚的表达。一个老师要想准确的处理孩子之间的纠纷,必须要先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那面对一个情绪失控,语无伦次的孩子,通过沟通对话最终捋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到最后解决处理纷争,这个过程需要比一个思路基本形成的小学生要复杂得多。这个除了需要老师的脑力,还需要时间。


我曾经不止一次的吐槽中国的不少幼儿园都有幼儿和老师配比不当的问题。我有一个同学,当年因为觉得小学有升学压力,所以主动离职,到一家公立的幼儿园进行任教。可是不久之后,她崩溃了。没有想到压力比小学还要大。她是教大班的,一个班50个学生,但是只配2个老师!我觉得这个配比是很可怕的。 我们试想一下这个画面,一个孩子大哭,一个老师过去处理问题。可是还没有理清楚究竟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老师的眼睛扫到了另外一个角落的另一个孩子正用一个勺子向着其他小朋友的眼睛刺去,老师不得不冲过去干预。这时候,需要处理的纷争就增加到了两件。与此类推,孩子的争闹此起彼伏,老师不得不依次干预。如果老师的数量偏少,那么处理起问题来就会变得非常不细致。有时候甚至会为了尽快解决掉问题而动用到强势的办法。我想,在人力紧张的情况下出现问题,老师首先想到的只能是尽快「解决」掉,而不是很好的处理。孩子可不是乖乖的,你说什么他就按照你的想象出现你想要的效果的,有时候会有反抗,会不跟着你的思路走。那么一旦出现这个问题的话,需要解决问题的精力就更多,正常人在有限的时间里面必须解决掉这个问题,一旦出现阻力,你觉得会怎样呢?当一个人面临解决的问题太多,对象又是「不可预计」的,这简直是一个无底洞的折磨,于是神经稍微脆弱一点的老师便情绪失控,甚至对孩子产生「仇恨」。试问,自己手把手的带孩子的家长,你们有否在孩子做了一些「麻烦事」而你忙不过来之后,因为突然间的情绪失控打了自己的孩子?我相信这肯定不在少数(那些让别人带的,一天对着孩子就那么几个小时的家长请不要参与这句话的道德评论)。其实性质是一样的。因此,主流老师的主流审美观便油然而生了:「乖」。这不仅仅是省事,在一堆「生龙活虎」的「人精」中间,一个孩子乖乖的坐在那不生事,是个正常人都会心生怜爱和无比「感激」的。



但是!!无论什么原因,虐待孩子都是错误的!!!!我不是在为犯错的老师找借口,我是提出一个希望被关注的症结:老师的压力一天不解决,孩子的照顾一天都得不到改善。


我曾经从事过一些职业,其中包括老师。而在我接触的这些职业者里面,老师是最厌恶本职工作的。从师范学校毕业的时候,无论大家怀揣着什么单纯和不单纯的动机,但是大家都是知道自己身上所肩负的责任是非常大的,没有人敢轻视它。可是,很多老师做着做着就变成一个表情了:倦怠。尤其是幼儿园老师。为什么?因为作为一个幼儿园老师,她要面对的儿童的特点决定了她必须比其他老师更多的克服自身。必须要更理性的克制自己的情绪。所以她们其实都必须努力的压抑自己的负面情绪,不然无法完成工作。然而负面情绪没有得到很好的缓解,又找不到一个宣泄的口,那最终在教育过程中崩溃便成为正常的事情了。因此,老师的假期也变得非常必要。


然而,现在不少幼儿园是没有给老师假期的。有一些幼儿园很注意这个问题,会有寒暑假,然而很多幼儿园为了方便家长(因为不少家庭一旦孩子不上幼儿园没有大人照顾,导致很大的麻烦),你也可以理解成别的原因,所以不设寒暑假。尤其在教学质量相对较低的幼儿园。这样,对于迫切需要假期放松情绪的老师来说,这个无底洞更会让他们绝望。


幼儿园老师很需要心理疏导。我个人认为在规模比较正式的幼儿园,设立心理咨询非常必要。园方派一名有经验的老师或者心理辅导员专门负责心理疏导工作。对每一位老师都进行定期的心理疏导。这样不仅能为新老师因对工作不熟悉而产生的负面情绪进行及时的引导,还可以为老师日积月累的疲惫心态及时疏通,更重要的是可以通过疏导及时评价老师的状态,当发现状态不适合教学的时候考虑辞退或者休假,而不是等到恶性事件发生了才去弥补。



还有一个问题,现在的幼儿园知识教育也是相当可怕的。台山有一家公立幼儿园(据在那担任教职的同学透露的,所以是否属实见仁见智)要求四岁的儿童就要学到十进制加减。而且定期会有领导视察,选儿童来问,问到哪位儿童要是说不出来,他的老师就会减工资!!!!以此为例,让一名四岁儿童学会十进制加减法这本身就存在难度,如果园方并不是「强制性」教学这就算了,一旦涉及到「教学质量检查」这就必然造成老师的压力。这么小的孩子学不会太正常了,但是一想到自己利益受损,名誉受损,老师面对这个「笨」学生必然会急。这种通过干预利益来影响教学的行为,不但影响教学动机,更导致教学质量的下降。更何况还是这种拔苗助长的教学内容。这种事情我相信不会是少数。话说回来,为什么领导抓得这么紧?家长紧张啊!很多家长无视孩子的发育,一心害怕自己的孩子落后,将来考不上理想的小学,所以关注孩子是不是学到东西。所以家长也不要一味的说中国教育太糟糕,把人逼的早早就得学一堆东西。请注意,不是他们逼的,是你们相辅相成的。


你或许会说,我不要求孩子们学习那么多,只需要他们好好玩就可以了。事实上,幼儿园的孩子「学习」是减少冲突的最佳方案,孩子往往是游玩的时候才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纠纷和安全问题,更需要老师投注更多的精力去处理。所以,教育条件越低的地方,对知识学习也是越「重视」的,这次热议的事件就是进行数学教学的时候不顺利而引发的。再加之,好的师范生能找到好的工作单位,好的工作单位更重视合理教学和教师管理,而相对「差」一点的师资就会走相反的路线,这话说的很俗,不过是大实话,更何况一些条件很差的幼儿园,雇佣的老师不但没有经过教师资格的审核,有时就是「随便找个人」就到幼儿园上班了,因为真的会有人认为「教个小孩谁不会」~~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多发生在非一线城市或者非重点幼儿园了。


总而言之,幼儿园的恶性事件确实让很多家长对中国教育更加产生了深一层的不信任和担忧。在责备怒斥的同时,我们是否有必要去深究恶性事件隐藏的导火线?不是个别人出问题了,是大环境出现问题了,是恶性大环境导致的最终的恶性事件,人在里面只是充当了演员而已。


(放到你圈子里,朋友们会感激您

阅读是一种修养,分享是一种美德





时代伯乐


国内大型高端精品微信平台,长按下面二维码,关注我们


共创价值,共同成长


时代伯乐是中国本土有影响力的专业股权投资机构:先后获得广东省政府、深圳市政府、广州市政府、苏州市政府、佛山市政府、惠州市政府、海门临江新区等多地政府引导基金的出资;成为中国保险机构合作伙伴并合作设立基金;与山鹰纸业、洲明科技、共进股份等多家上市公司合作设立并购基金;荣获清科“2013年中国本土最佳创业投资机构15强”、“清科2013年中国本土最佳创业投资机构进步第1名”、“2014年中国私募股权投资机构50强”、 “2014年中国优秀本土PE管理机构”、“2015年中国私募股权投资机构50强”等荣誉称号。


 时代伯乐以投资者利益为第一,秉持稳健安全的经营原则,为项目企业提供高水平的投后增值服务,核心竞争力突出,历经7年的发展,管理资产规模接近150亿元,已经通过中小板、创业板、主板、新三板以及并购、回购增值退出的项目企业超过30家。

【项目合作】如果您有股权投资项目推荐,或有股权投资需求,请将项目或需求情况发送至邮箱:bole@hanxinchina.com,或致电客服热线0755-83065000,我们会第一时间与您进行线下交流。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