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发现的清康熙内府用“西洋纸”印书 附康雍乾三朝印书用纸的档案记载

新发现的清康熙内府用“西洋纸”印书 附康雍乾三朝印书用纸的档案记载

博南山馆2021-08-06 16:18:20

(小编赘语:这篇是著名古籍版本学家翁连溪老师研究内府古籍用纸的重量级学术论文,基本囊括了内府古籍用纸的一系列重要课题,属于微信公众号首次刊布,看官不可以等闲视之也!)


新发现的清康熙内府用“西洋纸”印书

康雍乾三朝印书用纸的档案记载

                               

                                           翁连溪

 

     清内府刻书大抵与王朝兴衰相始终。纵观有清一代二百年内府刻书史可以划分为四个阶段:一是清入关前是为肇始期二是顺治至康熙十九年武英殿修书处成立是其发展期三是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是其鼎盛期四是嘉庆至清亡是其渐消渐亡的衰败期。

   造纸术是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据考古发现西汉时纸已经产生至东汉蔡伦加以改进成为古代书写、印书的最主要载体。自西汉至清造纸已有二千馀年的历史工艺已完全成熟。清内府印书用纸品目繁多质量上乘不仅成就了内府书籍的精美耐用也是清代造纸技术的完美体现。据内府档案记载,清康雍乾三代用纸主要有:清水连四纸、川连纸、太史连纸、棉连四纸、榜纸、宣纸、竹纸、薄棉连四纸、西洋纸、将乐纸、乐文纸、棉纸、罗纹纸、抬连纸、白棉榜纸、连四纸、高丽皮纸(二等高粱纸多用裱糊做书签用)、毛头纸、逻油纸、黄高丽纸、京高纸、白鹿纸、广文纸、白棉纸、白纸、金线榜纸、坚白太史连纸、南毛头纸、五折黄榜纸、红脆榜纸、黄脆榜纸、白脆榜纸、开化榜纸、三号高丽纸、竹料连四纸、棉料呈文纸、竹料呈文纸、山西呈文纸、山西毛头纸等。

此外,清代宫廷用纸大致可分为:御笔书画用纸、写经用纸、抄写书籍用纸、刷印书籍用纸、装裱用纸、工程用纸、画样用纸、包装用纸、日常用纸等。前文提及康雍乾三朝内府档案所列的各种纸,其中有些并不是印书用纸,如高丽纸,以类似朝鲜印书用纸得名,色白但稍暗淡,质厚坚韧,有明显的直纹,多用作书皮及书笺,很少用于印书,顺治康熙朝则多用于卷宗的抄写,后期也很少使用;蒋逻油纸顾名思义,油性较大,薄透,多用于覆它纸之上影写,或双钩御笔等用,如乾隆元年八月“刻字作”档案记载:“为备用钩御笔等件用,买蒋逻油纸一百张”,就是一例。未见用于印书。与现存故宫所藏写本书籍所用纸张与档案文献记载相较,名称众多,写本众多,用下列纸张,如:宣德光笺本、羊脑笺本、朝鲜镜光笺本、洋笺本、宋笺本、金笺本、香色笺本、金粟笺本、雲母笺本、佛青笺本、黄表笺、素绢本、素笺本、墨笺、磁寿笺本、罗纹笺、粉笺本、檀笺本、油笺本、黄笺本等。

   对于清康熙内府刻书用纸史料档案有所记载,但档案记载的西洋纸印书实物未见流传,也鲜有学者研究,笔者近来海内外访书,发现数部内府刻书用西洋纸之实物,可填补研究资料之空白。今年五月份应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委派,参加内蒙古图书馆古籍鉴定工作,在巴彦淖尔市图书馆整理过程中发现了开中国铜版画先河之作的清康熙五十二年内府铜版刷印的避暑山庄三十六景诗图一部为开化纸印本,一部为西洋纸印本。两部书初看都是纸墨俱佳,细看又发现各有不同,其中一部纸张偏厚,印制更佳,乃西洋纸刷印

   马国贤镌印的铜《避暑山庄三十六景诗图》传世极罕 原据统计海外知有八部即美国纽约公共图书馆藏一部内附马国贤与1714年8月26日致 Bnmi的信件一封这个本子可能就是马国贤赠送给 Bnmi之本大英博物馆藏一部意大利维多利亚图书馆一部(马国贤赠) 欧洲木版画基金会一部巴黎图书馆一部牛津大学图书馆一部(1950年入藏菲利普赠)台湾故宫博物院一部香港私人藏书家藏一部。近年来笔者海内外访书过程中又发现四部,2016年到英国旧书店见一部,此书印后无裁切,右边版框外角印刷有三十六景每图名称,如“第二十七景芳渚临流”,下角有“张奎刻”字样,笔者见此图多部未见此记,前人也未提及;英国私人一部内蒙二部下面即对新发现的清康熙内府用西洋纸印《避暑山庄三十六景诗图展开部分探讨。

   明万历时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携《圣母怀抱圣婴》等四幅铜版画来华程大约《程氏墨苑》曾用木板据以摹刻使中国人对欧洲铜版画有了一些感性的认识。《程氏墨苑》之后随着欧洲传教士传教活动的逐渐扩大用中国木刻复制西洋铜版画不罕见。但是这些作品都是用中国传统的木刻技法仿刻西洋题材的图画无论它表现的是何种内容在技法上依然是中国传统的木刻画只能称之为“中法西洋画”。真正将西洋铜版画技法传入中国并用之来绘刻中国题材的图画可以称之为“西法中国画”的则自意大利传教士马国(MatteoRipa1692~1745)始。

马国贤意大利那不勒斯人传教士。康熙四十九年(1710)抵达澳门当时正是罗马教廷和中国就“礼仪之争”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所谓“礼仪之争”指罗马教皇向中国的传教士、基督徒乃至皇帝宣布不准履行祭祖、礼天、尊孔等中国传统礼仪的教谕。康熙帝对这种明显干涉“天朝上国”内政的愚蠢做法的愤怒和反击是可想而知的他下诏将前来传达教皇教谕的特使多罗囚禁在澳门并颁下严旨:所有来华的传教士必须领票声明遵守利玛窦的传教规矩即遵守中国的礼仪习俗否则“断不准在中国住必逐回去‹1›

   康熙帝和罗马教廷的纠纷虽然闹得愈演愈烈不妨碍他对西洋美术的好奇和喜爱。哆啰曾言“回忆康熙帝曾托其代请教皇物色长于艺术与科学的教士供职宫廷欲藉此挽回康熙的感情故函告康熙告以自己已升任红衣主教并有教士六人新近到华里面有三个是深谙数学、音乐、绘画的。” ‹2这六人均隶属于反对耶稣会适应性传教策略的罗马传信部其中画家即指马国贤。康熙帝并不知道马国贤的背景和立场他关心的是这个人的画技。因此他在康熙四十九年五月二十八日给两广总督赵弘灿谕旨西洋技巧三人中之善画者可令他画数十幅画亦不必等齐有三四幅随即差赍星飞进呈。再问他会画人像否亦不必令他画人像来当问他会与不会差人进画时一并启奏。” ‹3两广总督赵弘灿等奏报查问西洋人哆啰并进画像等情折此后马国贤又画了八幅画进呈。经过这样慎密的考察康熙帝对马国贤的画表示满意同意他来京。

以画家的身份为清宫服务马国贤很不情愿。他来华是为了向中国人传布上帝的福音而不是来画画的。但他也明白在当时的情况下不以画家的身份他根本进不了中国因此他不得不“遵照康熙谕令奉行利玛窦成规并领取永居红票”。并于康熙五十年(1711)和其他五位传教士一起入京担任了清朝的宫廷画师。《马国贤神甫回忆录》中说入宫后被领到油画工的房间这些油画工都是第一个将油画艺术传入中国的切拉蒂尼的学生在对我表示了有礼貌的欢迎之后这些先生们递给我毛笔请我当众作画。这里提到的切拉蒂尼是法国的世俗画家于康熙三十九年(1700)来到北京承担耶稣会北堂的装饰任务并在宫廷作画是见于记载的最早来到中国宫廷担任画师的西洋艺术家。在北京期间他向人们展示了自法国带来的优秀的铜版画在他的工作间中有作画所需的工具还有漂亮的油画、木版画、铜版画。4在这些记载中没有明确说明切拉蒂尼在清宫中是否进行过铜版画制作的尝试但他的工作为马国贤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是显而易见的。这些记载还说明在马国贤来到清朝宫廷时那里已经有了专事西洋画创作的机构也有这方面的专门人才。

当然马国贤之所以能够成为在清宫大规模制作西洋铜版画的第一人首先取决于康熙帝对西洋艺术的态度。恰好康熙帝是一位对西方科学技术和音乐、绘画等艺术都非常关注喜爱的开明君主而且他早就对西洋铜版画有了直观和感性的认识。在切拉蒂尼来到北京的前一年即康熙三十八年(1699)在清宫供职的法国传教士白晋(JoachimBouvet1656~1730)奉命出使法国返回中国时“法国国王以装订华丽之版画集一册付晋嘱其转赠给中国皇帝”。 ‹5这位中华帝国的皇帝在接到这部画集时的惊诧可想而知:远隔重洋的“法夷”能够制作出这样出色的艺术品我堂堂中华岂可无之同样可以肯定的是切拉蒂尼在宫中从事绘画时也向他介绍过西洋铜版画。在和这些传教士画家的接触中他不仅能够接受西洋绘画而且培养起了相当高的鉴赏力高士奇《蓬山密记》载:康熙四十二年(1703)他对高谈及:“西洋人写像得顾虎头神妙。因云有二贵妃像写得逼真。” “得顾虎头神妙”比喻得有些不伦不类但论及西洋画神妙逼真却是一语中的。

马国贤期望能有一展才华的机会康熙帝切盼有人为他用西洋法作画两者的密切结合是早晚的事。用马国贤的话说:“皇帝长久以来希望他的臣民中能有人会镌刻中华帝国的地理版图。”终于康熙四十九年(1710)的一天康熙帝向在宫廷供职的马国贤、德里格、蒂利希等人询问他们中是否有人懂得雕刻铜板的技术这些人中只有马国贤小心翼翼地回答说:他虽然没有用硝酸在铜板上雕刻的艺术实践但他知道这个道理并懂得一些光学知识。据马国贤回忆康熙帝命令中国画师绘制了一幅中国地形图以便让他据以雕刻。铜版地图制好后与原作一起呈给皇上看皇上看了非常高兴因为他惊奇地发现摹品与原作很接近丝毫没有使原作失色而且原作在制作铜版的过程中丝毫无损。以前中国传统镌刻先讲原作贴版镌刻,雕一部书毁一部书。这很可能是在清宫中第一次进行铜版画制作的尝试可惜的是这幅作品并没有流传下来。6

熙四十九年(1710)马国贤随从康熙帝一起到了避暑山庄他在回忆录中说:“我受命必须完成刻制铜版的工作”。也就是说康熙帝在木刻版的《避暑山庄诗图》尚在绘制中的时候就已经谕旨马国贤雕刻避暑山庄的铜版画。在这件事上康熙帝很有远见他派了一些人给马国贤作助手同时也向他学习铜版画的知识和技能培养中国的铜版画作手。这为乾隆时铜版画在中国宫廷中的大规模制作奠定了人才基础。

据清宫档案记载康熙五十二年(1713)七月八日,和素、李国屏给康熙帝送了一个折子,关于《御制避暑山庄诗》的刊刻部数,云“刻完之书甚好甚恭谨。尔等于西洋纸刷一二部后放下俟用铜刊刻之画完竣之时再汇集装订。若西洋纸多,能多印几部更好。据闻,此种纸发皱之处多,如垫起来,墨到不了,笔画恐又易断。将此妥善为之。钦此钦遵。奴才等到处寻西洋纸,然未寻到,查得,养心殿存西洋纸二万五千九百余张,其中有可印书之薄纸一万八千一百四十张,故将养心殿收藏之西洋纸取来,发皱之处弄平,交与专门善于印刷之领催、工匠,印刷一部后,恭谨奏览。此书应印几部之处,奉旨后陆续印刷,收藏。为此谨奏,请旨。朱批:只印四部,妥善收藏,画完竣之时再定。 7 马国贤回忆录中说:皇帝看到最新付印的几幅画卷时,称这些图画是宝贝”并要求将这些图画与康熙帝所题的热河三十六景诗一起装订作为赏赐给满洲蒙古王公的礼品。8

绘镌这套铜版避暑山庄诗图的过程中马国贤付出了艰辛的劳动也体现出他卓越的聪明才智。为了再现山庄胜景他和参与制作这套铜版画的画家一起对三十六景进行了详细观察并且登上山庄中的最高点进行写生。当他发现制造硫酸的原料质量太差制造油墨的原料十分匮乏时遂经过多次试验并不断寻找可资替代的代用品终于制成了品质还不错的用料并且制作了一台圆柱体形的刷印铜版画的机器。9这些实验的成功所具有的非凡意义丝毫不稍逊于《诗图》的雕刻它们为西洋铜版画在中国的开花结果、推广普及打下了技术和物质两方面的基础。

虽然马国贤和他的同行对三十六景进行了大量的写生但他所雕刻的铜版画从构图、内容、装潢形式看仍然是以木版的三十六景图为蓝本既然皇帝已经肯定了那套版画“甚好甚恭谨”完全没有必要另行绘制新图另生枝节这是他很懂得天威难测的聪明处。不过这不是简单的模仿和因袭而是对蓝本的再创造和再升华。

当我们把木版和铜版两种三十六景并列放在一起时不同的审美取向在视觉上造成的差异是令人惊讶的。铜版画运用西洋画法利用明暗光影把远景、中景、近景的纵深关系很好地表现了出来成功地强调了画面的三维空间木版画中的单线勾勒的山岭轮廓在铜版画中都用厚重的体积重新处理过以突出山岭的层次感和明暗变化木版画单线勾勒的水面波纹在铜版画中改成了细密的排线中国古代单色木刻画绘写太阳是最简单的几乎千篇一律的一个圆圈几道笔直的射线铜版画中的太阳则有了层次分明的明暗变化等等让看惯了中国古代木刻版画的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当然在对《避暑山庄三十六景诗图》做这些比较时并不是说马国贤制作的铜版画就高过了沈嵛绘朱圭、梅裕凤镌刻的木版画这是两种不同艺术风格的作品都是版画艺术的成功杰作。而马国贤主持雕刻的铜版避暑山庄图是第一次用西法来表现中国题材对国人更深切地认识西洋铜版画对铜版画的洋为中用都有着难以估量的积极作用。

马国贤在清宫生活了十三年于雍正二年(1724)以其父、叔父、伯父相继病故为由恳请回国在得到雍正帝的恩准后带着康熙、雍正两朝皇帝和亲王大臣赏赐和馈赠的大批珍贵礼品在他培养的五名中国学生的陪同下回到了那不勒斯。在返回欧洲途经英国伦敦时引起了轰动效应,他们在英国受到国王乔治一世的接见,同时,马国贤还受到了英国伯林顿勋爵非常友好的接待,伯林顿勋爵获得了马国贤的一批雕版画,即《避暑山庄诗图》。也有学者认为马国贤当时赠送了两套给伯林顿勋爵,其中一套藏于大英博物馆。值得一提的是1753年英国人Thomas BowlesJohn Bowles以及 Robert Sayer同样翻刻了一套《御制避暑山庄诗》,名为《The Emperor of China’s Palace at Pekinand his Principal Gardens》此图共20张,其中18张翻刻自马国贤的书,仅仅在画面中增加了少量人物、船只等,这部作品第一次真实的向欧洲展示了中国园林的魅力,推动了18世纪盛行于欧洲的“中国风”式园林建筑。《御制避暑山庄诗》使欧洲人第一次可以面对一套完整反映中国皇家苑囿的铜版画,研究、欣赏中国园林,不少学者认为“《避暑山庄三十六景诗图》对英国的园林艺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推动了英国园林设计的革命,并带来了图像式观念的产生”。10如著名的英国皇家植物园邱园中的高塔(1760年)就是英国园林设计借鉴中国元素的典型案例,这种中式风格的花园很快从英国传遍欧洲各地,被称之为“盎格鲁——中国式的花园”(jardinanglo-chinois)。同时,在欧洲也大量出现介绍中国园林艺术的版画作品,比较典型的有18世纪法国人George Louis Le Rouge所著《Détail des Nouveaux Jardins à la Mode. Jardins Anglo-ChinoisIer - XXièmeCahier》(英中式园林),共收铜版画490余幅,其中有97幅版画作品绘刻了中国的皇家园林与宫殿,还有相当一部分作品表现了英国中式园林的风貌。1750年英国建筑师William Halfpenny以及John Halpenny 撰写了一本名为《New Designs for Chinese TemplesTriumphal ArchesGarden SeatsPallingsetc》的图集,专门介绍如何仿造中国园林装饰性小建筑物等。

 

    

此次巴彦淖尔图书馆发现的两部清康熙铜版避暑山庄三十六景诗图》,为大陆首次重大发现。初看以为都是开化纸刷印,但是细看风貌差别甚大,在纸张方面一部几乎无纹,纸张较厚,印刷极为清晰;另一部纸张较薄,纹清晰有黄斑,印刷较上一部略差。顿觉可能这就是内府档案记载的西洋纸印刷实物,用灯光一照,果然第一部有明显纸标水印。若不是两部对比观看,当只是感叹铜版画印刷之精细,实难有此发现。

乾隆朝曾主持制作《平定准噶尔回部得胜图》铜版画的法国内廷特等镌工柯升指出:“铜版画功夫细致刷印最难。所用西洋纸需浸润得法,每次上墨前先将铜版置于烤架上用炭火加热,再均匀上墨,当一张成品完成后,要将铜版上的涂墨清除干净,再进行下一次加热,上墨的印刷过程,而能以揉擦手法给铜版上油并达到“轻重均匀,阴阳配合”之效果者。在数百位熟练工匠中也仅得四五人而已,尚不谙作法,不仅印刷模糊,还会伤及铜版。另外,印刷还受天气影响,冬寒不宜动工。如把铜版画带回中国不了解作法不但印刷模糊而且易损坏铜版。因为中国纸张易于起毛用来印刷铜版画 难得光洁而且一经润湿每每粘贴版上纸张易碎。即用洋纸也要浸润得法太湿的时候就会漫溢模糊太干的时候一定摹印不真必须恰到好处。铜版刷印所用油墨不同于中国印刷使用的水墨油墨色彩难调倘不得法铜版细纹油水侵润不匀图像必致模糊。柯升所用的颜料不是普通的黑墨而是一种法国葡萄酒渣如法熬制炼成的如使用一般墨色不但没有层次摹印不清而且容易损坏铜版。” ‹11

从现存的铜版画作品来看法国刷印的铜版画所用西洋纸纹理较细纸面光泽几乎稍厚用墨不同于中国松烟墨。清内府印刷铜版画用纸部分为西洋纸多数为上等薄棉纸用墨为上等松烟徽墨。据档案记载:“经总管内务府大臣舒文将四十三年粤海关解送到印图纸二千四百八十张内有海水潮湿霉烂纸一千七百三十张交太监鄂鲁里呈览奉旨即著杭州织造基厚照依图纸尺寸尽数另行抄做纸速送京压印钦此。”从上述档案记载清内务府刷印铜版画所用纸张一部分为进口洋纸一部分为杭州织造制纸而后期内府刊刻的铜版画用纸多为杭州织造所制。

关于清内府用“西洋纸”的纸张成分、是为国外购买还是中国抄造,以及它的使用都还有待研究。由于实物资料和文献较少,在研究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此部《避暑山庄三十六景诗图》的发现,不但是清内府铜版画研究的重要实物,也为清内府西洋纸印书研究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1› 《康熙与罗马使关系文书》。故宫博物院影印本1932 年。

2沈定平:《传教士马国贤在清宫廷的绘画活动及其与康熙皇帝关系述论》。《清史研究》1998年第1期第84页。

3()马国贤著刘晓明译:《清宫十三年——马国贤神甫回忆录()》。《紫禁城》19894期第244转引自:莫小也:《铜板组图〈平定苗疆战图〉初探》。《故宫博物院院刊》2006年第2期第52页。

5()费赖之著冯承钧译:《在华耶稣会士列传及书目》。第435中华书局1995年。

6()马国贤著刘晓明译:《清宫十三年——马国贤神甫回忆录()》。《紫禁城》1989年第4期第25页。

7 翁连溪:《清内府刻书档案史料汇编》。第54页,广陵书社200711月。

8()马国贤著刘晓明译:《清宫十三年——马国贤神甫回忆录()》。《紫禁城》19894期第26页。

9参见沈定平:《传教士马国贤在清宫廷的绘画活动及其与康熙皇帝关系述论》。《清史研究》199801期第83页。

‹10李晓丹,王其亨:《清康熙年间意大利传教士马国贤及避暑山庄铜版画》,《故宫博物院院刊》,2006年第3125

‹11›庄吉发:《清史拾遗》。第244-245页,台湾学生书局,1992



                                                                                                      2017年11月10日


                                                                                                             (待修正

                               

   (后附康雍乾三朝印书用纸的档案)

康雍乾三朝印书用纸的档案

康熙四十五年八月二十一日

……查前刻印《清文资治通鉴纲目》、《古文渊鉴》时,皆用连四纸各印百部、榜纸各印六百部。……

康熙四十八年六月初九日

……今年四月二十四日奉旨:著以竹纸印刷《佩文韵府》三十部。

康熙四十八年七月初六日

现已修得竹纸《佩文韵府》二十套。

康熙五十一年二月十一日

……奴才和素、王道化谨奏,二月初一日奉旨:海子新衙门一部《性理大全》,纸板甚佳,惟第一册是写的,与元本不合,尔等细对,将头一本补止装完,候朕进宫奏闻。既然补头一本,在薄制纸上再刷印一百部。钦此。钦遵。除第一本按元本纸用连四纸刷印。

康熙五十一年七月十三日

奴才和素、李国屏谨奏,本月十日查奏《四书》、《书经》、《易经解义》之汉文十二日夜到。奉旨:此等书应以薄纸刷印之,谨奏。钦此。钦遵。臣等将满文《四书》、《书经》、《易经解义》于竹制纸上量之,两边不够,故欲于清水连四纸上每种各刷五十部。汉文《四书》、《书经》、《易经解义》于川连纸上量之,两边无裁边之份,若用太史连纸才够。故汉文《四书》、《书经》、《易经解义》用太史连纸,每种欲各刷五十部。此种板既然翰林院有,即交付翰林院刷之。于经版库查得之满文诗经板上拟用清水连四纸刷五十部,为此谨奏,请旨。

朱批:刷印之。

康熙五十一年八月初一日

奴才和素、李国屏谨奏,已刷之《避暑山庄诗》上下二卷内,奉旨改正五字,改正后,各钉三本具奏。查得,《御选唐诗》具奏后,刻板刻完,即用连四纸竹纸刷一千部。现《避暑山庄诗》用哪种纸,刷多少部,降旨后,奴才等将板恭谨整治毕印刷之。为此一并谨奏。请旨。

康熙五十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臣李煦跪奏,~奉发《佩文韵府》,选工刊刻,其上平声之一东韵,已经刻完呈样,蒙我万岁御览矣。今上平声之各韵共十七本,下平声之各韵共十九本,业经刻完。谨将连四纸印刷上平下平各一部,将乐纸印刷上平下平各一部,装订成套恭进圣览。……

康熙五十二年五月十九日

……既然如此,御书房所存《五经大全》、《四书大全》各一部,武英殿所存《文献通考》一部,畅春园所存《诗文类举》一部,亦如刷《性理大全》一书,照所缺板数,将书篇拆之带来补刻,除连四纸各印刷五十部外,《诗文类举》一书所缺辛集二百余篇,补写后印刷。……

康熙二十五年闰五月十九日

奴才和素、李国屏谨奏,本年四月二十三日,奴才等奏称,将《古文渊鉴》于将乐纸上刷之,纸顶端容不下朱批等因,奉旨:即于将乐纸上刷之,纸份既然不够,即舍去批语,易于携带。钦此。钦遵。改完刻板后,将乐纸刷两部,每部为两函十二卷,业经装完,谨奏。

康熙五十二年七月初二日

奴才和素、李国屏谨奏,六月二十六日所奏《满文御制诗》刻样二篇,二十八到。……将此亦照《汉文御制诗》连画用连四纸印刷二百部,陆续印就后,即上紧装订具奏。为此谨奏,请旨。

朱批:知道了。

康熙五十二年七月初八日

奴才和素、李国屏谨奏,翰林张起麟、徐用锡、举人成文校对,经大学士李光地阅看后送来御纂《朱子全书》第三卷十八篇,再印完御制《避暑山庄记··画》,后面的部分,现今亦订完,作为插入之函,业经装完一部,谨奏。……

朱批:刻完之书甚好甚恭谨。尔等于西洋纸刷一二部后放下俟用铜刊刻之画完竣之时再汇集装订。西洋纸多,能多印几部更好。据闻,此种纸发皱之处多,如垫起来,墨到不了,笔画恐又易断。将此妥善为之。钦此钦遵。奴才等到处寻西洋纸,然未寻到,查得,养心殿存西洋纸二万五千九百余张,其中有可印书之薄纸一万八千一百四十张,故将养心殿收藏之西洋纸取来,发皱之处弄平,交与专门善于印刷之领催、工匠,印刷一部后,恭谨奏览。此书应印几部之处,奉旨后陆续印刷,收藏。为此谨奏,请旨。朱批:只印四部,妥善收藏,画完竣之时再定。

康熙五十二年九月初十日

臣李煦跪奏,~臣煦与曹寅、孙文成奉旨在扬州刊刻御颁《佩文韵府》一书,今已竣工,谨将连四纸刷钉十部,将乐纸刷钉十部,共装二十箱,恭进呈样。再连四纸应刷钉若干部,将乐纸应刷钉若干部?理合奏请,伏乞批示遵行,解送进京。臣煦临奏可胜悚惕之至。

朱批:此书刻得好的极处。南方不必钉本,只刷印一千部,其中将乐纸二百部即足矣。

康熙五十三年二月初二日

……现除已装完连四纸、竹制纸《御选唐诗》各二部外,又连夜赶装竹制纸书一部,谨奏。

康熙五十三年五月二十一日

奴才和素、李国屏谨奏,以蓝杭套合装之连四纸《大学》一节、《四书》、《中庸》,所刻御纂《朱子全书》一套九本,谨奏。

康熙五十四年二月初七日

奴才和素、李国屏谨奏,通率表刻完,用竹制纸刷印十份,用将罗纸刷印十份。再,奴才和素命抄写之小型《四书》一部,谨奏。

康熙五十四年七月初十日

奴才李国屏谨奏,已刷印御纂《周易折中》乐文纸一部,棉纸一部,除各装一套十本谨奏外,一板成,即将棉纸印刷五十部,装套后,陆续进览。现今又将棉纸印刷一百部,印完后,再尽量印刷。据翰林院陈世堪称:装御纂《周易折中》书时,我既已出力,则印刷主子乐文纸书八部及装套时,亦欲出力。故将陈世堪所送之金装套谨奏。

朱批:书甚佳,心思已知。

康熙五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

奴才李国屏谨奏,装完御纂《周易折中》乐文纸书一部,谨奏。

康熙五十五年十一月十八日

奴才李煦奏,奴才敬刊《御制诗》三集,……奴才又新作罗纹纸一万张恭进。

康熙五十六年五月二十六日

奴才李国屏谨奏,为请旨事。

今年四月十四日,大太监苏牌胜交罗纹纸一万四千张,传旨:此纸用于印书。钦此。钦遵。查得,御纂《性理精义》第十卷第十七页内有讲地理一节,……刷印此书需罗纹纸六十张。再,宋版《四书》依模刻板亦将刻竣,刷印此一套需罗纹纸一百四十张。……

康熙五十六年十一月初九日

……奴才口奏:头等侍卫山寿奉圣谕:据称尔家有蒙古《甘珠尔经》……刻竣之板三次刷印遗误之字,予以复制,用台连纸一百二十篓,……

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  

……奉旨:发下大数表一套,小数表一套,著照式刊刻完日刷印连四纸各二十套,太史连纸各八十套。今装钉大数表连四纸太史连纸各六套,小数表连四纸太史连纸各六套,先呈御览。……

乾隆三十年六月十九日

……首领董五经交《御书金刚三昧经》一部,计二册,高丽镜光笺纸金刚三昧经二册,……

乾隆三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如意馆)

二十六日接得员外郎安泰押帖一件内开,本月二十四日,首领董五经,交《御笔藏经纸心经》三开、《御笔藏经纸心经》一册、御笔大字二张、装玉假如意馆如意册页两册、御笔白粉笺纸字十开,传旨:著将御笔心经用旧经头经尾换装裱,玉假册页挖嵌,御笔大字,御笔白粉笺纸字裱册页一册。钦此。

乾隆三十二年九月二十一日(活计档)

二十一日,催长四五德来说,太监胡世杰传旨:著阿福将中正殿现供《甘珠尔经》二部,慈宁宫现供《甘珠尔经》一部,每部共有多少页,约估造经一部用瓷青纸多少张,再现有瓷青纸足用不足用,查明具奏,钦此。

乾隆三十二年十一月初九日(造经处)

乾隆三十二年十一月初九日传旨:著福办瓷青纸泥金字《华严经》一部,《大宝积经》一部,著翰林写泥金字,再照《华严经》尺寸办《妙法莲华经》一部,伺候写御笔得时,交懋勤殿钩写泥金。钦此。

于本日太监胡世杰传旨:著福查瓷青纸何处收贮,共有多少,系旧存或系外进,现办经三部足与不足?查明回奏,钦此。

于初十日,将查得此项纸张现存茶库共有二千八百五十一张……

乾隆四十年十月十三日(记事录)

十三日,库掌五德、福庆来说,太监胡世杰送到画金龙黄笺四十张,随样高丽纸四十张,并用旧宣纸做得仿藏经大纸样二张,《永乐大典》旧纸毁造,仿藏经纸二张,持进呈览,奉旨:画金龙笺纸四十张,造高丽纸四十张,交宁寿宫十张,交懋勤殿二十张,淳化轩十张,再向懋勤殿要旧宣纸五十张,交寅,著并先发去旧宣纸五十张,成做藏经大纸一百张,其仿藏经小纸俱著照样成做送来。钦此。

乾隆四十六年十月十四日(记事录)

十四日,员外郎五德、催长大达色将杭州送到白纸边抄得纸二百张,随经管理造办处事务大臣舒文查看得,现用此样纸刷印铜板图,因纸张大铜板小,周围须得裁下纸边,未免又用抄,今请将图样发去一张,令伊照依图样尺寸抄做,张数又可得等情交太监鄂勒里呈览,三十日将杭州送到有斑点藏经纸五百张,仿明仁殿纸五十张,有斑点藏经纸二十张系用高丽纸抄做,藏经纸十张,交懋勤殿,其余藏经纸十张,仿明仁殿纸二十五张,筒子侧理纸五张,俱交烟波至爽大柜内收贮,钦此。

乾隆四十七年四月初三日(活计档)

初三日,员外郎五德、催长大达色、金江、舒与将杭州送到有斑点藏经纸五百张,元筒子侧理纸五张,单片侧理纸五张,白纸过抄做纸五百十张持进交太监鄂鲁里呈览,奉旨:侧理纸俱交宁寿宫,藏经纸交懋勤殿,写经用其白纸边抄做纸交铜板处刷印图用,再传与杭州制造将有斑点藏经纸再抄做一万张,其颜色少为黄浅些,得时陆续呈进。钦此。于本日随将送到藏经纸等俱交各该处收,讫。于四十七年十月十九日,将杭州送到小藏经纸五百张呈进交懋勤殿,讫。

于十二月十五日,将杭州送到藏经纸五百张,呈进交懋勤殿,讫。于四十八年五月二十七日,将杭州送到藏经纸一千张呈进交懋勤殿,讫。于十一月三十日将杭州送到有斑点藏经纸五百张呈进交懋勤殿,讫。于五十年二月二十日将杭州送到有斑点藏经纸五百张呈进交懋勤殿,讫。

乾隆四十七年八月二十日

臣永瑢等谨奏,为遵旨详义具奏事。

……

现办四库全书,俱用金线榜纸,若添写三分,仍照前项纸色,恐致牵混,且恭繹諭旨,此书分贮各处,许多士编摩誊录,在于广布流传,与天府珍藏,稍有不同,拟用坚白太史连纸刷印红格,分给缮写,以示区别。……

乾隆五十三年十月二十一日(活计档)

于五十五年五月初八日经总管内务府大臣舒文将四十三年粤海关办送到印图纸二千四百三十张,交太监鄂鲁里呈览。奉旨:即著交杭州织造基厚照做图张尺寸尽数另行抄做,作速送京压印台湾图应用,其不足者再用白露纸压印。钦此。

乾隆五十五年十二月二十日

乾隆五十五年十二月二十日奉旨:臣阿桂、臣和珅、臣王杰、臣福康安、臣董诰、臣庆桂谨奏为奏销领用纸张等事项,查先经户部于乾隆十二年四月奏销各项用过纸张等项一折。奉旨:知道了。嗣后奏销纸张时。著该处将上年领过数目,详细注明具奏。钦此。钦遵在案。臣等谨将乾隆五十五年正月起至十二月止办理《南巡盛典》、《安南纪略》、《巴勒布纪略》领用过纸张、黄绫等项,并将乾隆五十四年领过数目一并详细开列缮折奏闻谨奏。

计开:乾隆五十五年领过

金线榜纸一千张。旧存六十一张,缮写《南巡盛典》、《安南纪略》、《巴勒布纪略》各正本,及各书抽换篇页共用四百零一张,现存六百六十张。

台连纸一万张。旧存八千七百十五张,缮写各书纂副本及包书行文造册零星使用一万二千一百八十一张,现存六千五百三十四张。

本纸一百张。旧存六十五张,缮写奏折片及各项无存。

五折黄榜纸二百张。旧存一百九十六张,装钉档案、零星使用、包封书籍,并装钉各书副本及发报包封等项无存。

白榜纸一百张。旧存四百九十五张装钉档案及裱稿抄写档案无存。

裱料纸一千张。装钉各书皮面无存。

……

旧存素黄笺二十九张。

……

乾隆五十四年领过

五折黄榜纸七百张;

奏本纸上百张;

台连纸三万张;

金线榜纸二千张;

裱料纸一千张;

……

白榜纸一千张;

……

乾隆五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臣阿桂等谨奏为奏,销纸张事。

查乾隆五十四年分军机处支领户部纸张,又清汉档房领用纸张,循例报销,理合一并开单奏闻。谨奏。

计开:军机处五十五年分领用纸张

本纸五千张。缮写奏折及抄录各处奏折行文等项用实销无存。

白榜纸一千张。抄写档案包封事件用实销无存。

黄榜纸一百张。钉辑档案包封事件用实销无存。

高丽纸一百张。包封月折及印封用实销无存。

台连纸七千张翻清译汉并写底稿用实销无存。

计开:清汉档房五十四年缮写清汉档用存纸张

白榜纸三千零二十张;

黄榜纸三百九十张;

台连纸五千一百九十张;

毛边纸三十二张;

高丽纸八十七张;

 

五十五年十二月领过纸张:

白榜纸五千张;

黄榜纸一千张;

台连纸五千张;

高丽纸二百张;

今将五十五年正月起至十二月止报销实用实存数目

白榜纸抄写月折清汉档共用一千七百七十张实存六千二百五十张;

台连纸订档垫书抄写月折译汉巴勒布书共用三千零五十张实存七千一百四十张;

黄榜纸每封每月折档裱皮面共用二百六十张实存一千一百三十张;

高丽纸裱皮面换月折档包共用八十九张实存一百九十八张;

毛边纸裁折片实用无存。

乾隆      

等谨奏:为奏销纸张事。

查乾隆五十六年分军机处支领过户部纸张,又清汉档房领用纸张循例报销,理合一并开单奏闻谨奏。

计开

军机处五十六年分领用纸张

本纸五千张。缮写奏折及抄录各处奏折行文等项用实销无存。

白榜纸一千张。抄写档案包封事件用实销无存。

黄榜纸一百张。钉辑档案包封事件用实销无存。

高丽纸一百张。包封月折及印封用实销无存。

台连纸七千张翻清译汉并写底稿用实销无存。

计开:清汉档房五十五年缮写清汉档用存纸张

白榜纸六千二百五十张;

黄榜纸一千一百三十张;

台连纸七千一百四十张;

高丽纸一百九十八张;

今将五十六年正月起至十二月止报销实用实存数目

白榜纸抄写月折清汉档共用四千三十一张,实存二千二百十九张;

台连纸订档垫书抄写月折译汉巴勒布书共用五千四百二十五张,实存一千七百十五张。

乾隆     

……谨奏:为奏销领用纸张等事项,查先经户部于乾隆十二年四月奏销各项用过纸张等项一折。奉旨:知道了。嗣后奏销纸张时。著该处将上年领过数目,详细注明具奏。钦此。钦遵在案。臣等谨将乾隆五十六年正月起至十二月止办理《南巡盛典》、《安南纪略》、《巴勒布纪略》领用过纸张、黄绫等项,并将乾隆五十五年领过数目一并详细开列缮折奏闻谨奏。

计开

乾隆五十六年领过

金线榜纸三百张。旧存六百六十张,缮写《南巡盛典》、《安南纪略》、《巴勒布纪略》各正本,及抽换篇页共用五百二十张,现存四百四十张。

台连纸八千张。旧存六千五百三十四张,缮写各书纂副本及包书行文造册零星使用一万四千一百三十张,现存四百零四张。

本纸二百张。缮写奏折片及各项无存。

五折黄榜纸二百张。装钉档案、零星使用、包封书籍,并装钉各书副本及发报包封等项无存。

白榜纸二百张。装钉档案及裱稿抄写档案无存。

裱料纸一千五百张。装钉各书皮面共用一千二百张现存三百张。

……

旧存素黄笺二十九张。

黄榜纸,包对每月换月折档包共用二百八十五张,实存八百四十五张;

高丽纸,裱皮面换月折档包共用七十四张,实存一百二十四张;

……

乾隆五十五年领过

金线榜纸一千张

台连纸万张

本纸一百张

五折黄榜纸二百张

白榜纸一百张

裱料一千张

……

 


(版权所有,如需使用需征得翁连溪老师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