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价、环保压力加速向下传导,印刷产能局部短缺初步显现!下游客户遭遇供给不足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2-21 08:24:28

9月12日,三好同学的朋友圈被一个话题刷了屏:纸价。很多圈内的老板从不同角度,对突然再度失控的纸价发声。

有感叹纸价上涨之快的。比如:之前报价管半月,现在管三天都不行了。

有迫于无奈停单避险的。比如:所有纸箱类、包装类产品暂停接单。

有尝试涨价自救寻求理解的。比如:今天收到涨价函的客户别骂我,我也是被逼的呀!

有直斥纸厂疯狂,no zuo no die的: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包装用纸从2000元/吨涨至近5000元/吨奔向6000元/吨,如此发展下去包装纸产业危矣!

如此高密度的集体发声,即使在纸价一路狂飙的2016年底也不多见,为何却在这个当口集中爆发?

原因并不难找。就在9月10日、11日,纸价经历了疯狂的两天:全国几十家造纸厂不约而同地抛出了一大波涨价函,且涨幅之大令人错愕:有纸厂被爆单次调价2000元/吨。

如果说,不久前,印刷厂对纸厂涨价还多是冷眼旁观,时时抱怨、谴责。现在很多老板则连谴责的勇气和时间也没有了。因为伴随着纸价上涨还有一大波暂停接单函。

由此,印刷厂的老板对纸价的担忧就转化成了对纸荒的恐慌。而且,有迹象表明:这种恐慌正在沿着产业链快速向下游用户传导,不断加大的成本上涨和供给不足预期,已经让印刷业的下游行业倍感压力,叫苦不迭。

纸价、纸荒,叠加由环保督查、环保治理带来的停限产压力,甚至让一个在印刷圈绝迹已久的现象,开始在局部地区、阶段性出现,这就是:产能不足。

比如,多位搞出版的朋友跟三好同学抱怨“印书越来越难”。再比如,随着瓦楞纸板缺货现象的蔓延,纸箱厂无“米”下锅,下游客户一“箱”难求的现象又蠢蠢欲动,有卷土重来之势。

短期内尚不见止息迹象的纸价上涨和环保风暴,已经给印刷业乃至整个产业链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它们又将如何影响整个行业长远的走势和格局?下面慢慢说。

新一轮纸价上涨的六个特点

在《纸价疯,造纸厂的业绩更疯,利润不翻番都不好意思跟同行打招呼!可印刷厂呢?》里,三好同学曾说过,本轮纸价上涨自2016年10月启动以来,经过2个多月的快速上冲,于今年1月初达到前期高点,然后开始回调修正,于3月底回落至上涨以来的区间低点。自4月初开始,又重拾升势,直至8月11-20日突破前期高点,达到4248.0元/吨。

随后,纸价就像失控的“疯牛”,开始撒蹄狂奔。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8月21-30日,高强瓦楞纸价格达到4467.6元/吨,比上期上涨5.2%。而在7月21-30日区间,高强瓦楞纸的价格尚只有3944.0元/吨。这意味着,在8月1个月时间里,纸价涨幅达到13.28%。

从整体上看,8月纸价的涨势虽已堪称“凌厉”,但与9月上半月来比,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

进入9月之后,纸价上涨陡然加速,失控飙涨的疯狂直追2016年的最后两个月。且这一波纸价上涨有几个不同以往的特点:

一是参与集中涨价的纸厂数量创出新高。在9月10日前后,有几十家,甚至上百家纸厂、纸商集中发布了涨价函,这在以前并不多见。

二是纸业巨头由幕后走向前台,成为领涨主力。在此前的纸价上涨中,活跃在前台的多是一些中小纸厂和纸商,纸业巨头大多隐身幕后,很少高调亮相,偶尔发声还会强调自身稳定市场、反对非理性涨价的立场。而在9月10日左右的这一波上涨中,玖龙纸业、晨鸣纸业、华泰纸业、阳光纸业等行业巨头悉数参与。

三是涵盖的纸种多。与此前不同纸种轮涨的格局不同,进入9月后的纸价失控,几乎涵盖了所有主流纸种:原纸、瓦楞纸、箱板纸、白卡纸、铜版纸、双胶纸等等。

四是涨幅大。一吨涨2000元的情况当然只是个案,但一吨涨五六百元的情况很常见。这意味着,一次提价的涨幅就能达到10%以上。

五是报价有效期缩短。就像有老板感慨的那样:之前报价管半月,现在管三天都不行了。

六是涨价伴随着纸厂的停产停单。

纸价为什么会再度失控?

在8月前还以跌宕调整为主的纸价为什么会再度失控,引发新一轮的恐慌?三好同学觉得,潜在的原因有很多,但其中杀伤力最大的一点可能是:纸价“冲顶”带来的心理恐慌。

这几天,涨价函满天飞,纸价创出新高,很多媒体都用到了一个数据,即:以当前的报价计,很多纸种的价格同比涨幅超过100%。

这是不是事实?当然是。问题是,如果以今年初的价格为基数,在前8个月时间里,纸价上涨了多少呢?答案是,在8月中旬之前,纸价的涨幅近乎为零。

明白了这一点,下面这个问题就很好懂了:为什么纸价同比上涨超过100%,印刷厂的恐慌情绪进入9月才开始新一轮的爆发?

这是因为:迄今为止,本轮纸价上涨的大部分涨幅是在2016年底和今年9月前半月完成的。在3月底完成向下修正之后,纸价虽然又经历了近5个月时间的持续上涨,但由于其一直运行在前期高点之下,因而市场心态尚算平稳。

而一旦纸价逼近前期高点,供需双方的心理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这就像炒股一样,在每一个阻力位,多空双方都会经过一轮甚至多轮博弈,而一旦平衡被打破,市场就会向上或向下做出方向性选择。

问题是,恰恰在8月份这样一个供需角力的关键时点上,一些意外因素的介入打破了双方本就脆弱的平衡。比如,今年8月,中央环保督查组分别进驻造纸大省山东、浙江,部分中小造纸企业由于环保问题被停限产,浙江杭州富阳区甚至由于启动年内第二轮节能降耗应急预案,造成区内全部造纸企业在9月停产检修10天。这些意外的扰动因素,无疑加剧了市场对供应不足和纸价上涨的预期。

当纸价真的突破前期高点、创出新高后,这种预期又被进一步被放大:造纸厂被新高所激励,印刷厂为新高而恐慌,两种情绪的叠加会促使市场非理性行为快速释放。在9月前半段的十几天里,纸张市场正是处于这样一种非理性的狂躁之中。

在“冲顶”效应之外,还有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在为纸价的上涨推波助澜。比如,废纸进口受限、供应不足导致的原材料短缺、价格上涨;九十月份是印刷、包装业传统旺季,市场需求可能放量的心理预期。

目前看来,这两个原因显然都很难经得住推敲:如果是成本推动,那就很难解释造纸厂盈利水平令人感慨的大幅提升;如果是需求推动,那又很难解释印刷厂的处境为什么没有明显好转。

反倒是,在本轮纸价再次失控的过程中,人为炒作的迹象比以往更加明显。比如,近日,一份署名为“东北包装联盟(吉林省包装技术协会)”的“告全国同行业书”,不点名指责某大厂囤货居奇,在一个区域的原纸囤货就达到30万吨。再比如,在纸价创出新高后,有越来越多的媒体在感叹:炒房炒股都不如炒纸。而一旦有“炒客”介入,市场的秩序就很难再用常理来解释。

印刷厂的长痛,还是短痛?

纸价上涨对印刷厂的影响,业界已多有分析。最常见的说法是,纸价上涨将提高印刷厂的采购成本,如果不能将压力向下传导,印刷厂的盈利能力便会受到影响。对本已微利的印刷厂爱说,这自然是雪上加霜。

问题是,如果纸价快速上涨,甚至像近期一样失控呢?按常理,印刷厂承受的压力自然也会成倍增加。然而,一位圈内的老板却给出了不同的观点:纸价上涨对印刷厂来说,只是短痛。

他的看法大致是这样的:纸价涨得快不怕,怕就怕涨涨跌跌,温水煮青蛙。因为纸价涨得快、涨幅大,印刷厂在无形中就会形成一个价格同盟,抬高整个市场的平均价格,因为真正赔本的生意没人干。而客户为了确保供应链的稳定性,对印刷厂的调价要求,也更容易做出正面的回应。

而如果纸价跌宕不止,便会打乱印刷厂和下游客户的价格预期,有人想涨价、有人想按兵不动,让市场无所适从。

此外,还有一种观点可能不少老板也都听到过,那就是对纸价上涨带来的后果,怀有某种正向的期待。比如,加速印刷市场调整和去产能的步伐。

因为在纸价快速上涨,且伴随着供给不足,需要以现金,甚至预付款的形式来交易时,获取纸张的能力便会成为影响企业经营效率的一个重要因素。极端情况下,获取纸张的能力,甚至会比获取客户的能力更重要。因为当客户感觉到市场供应可能出现问题时,它会倾向于那些最有可能保证稳定供货的印刷厂。

在当前的市场乱局中,谁在纸张获取中更有优势?自然是那些采购规模相对较大、资金实力较强的大型企业。而现金流本就偏紧的中小印刷厂,在这一轮市场跌宕中承受的压力就要大很多。而一旦压力到了极限,去产能的效果便会显现。

这两种观点都不无道理,可其落地过程却未免有些残酷。如果去产能以这样一种方式来展开,不管是大厂,还是中小厂,其实都很难独善其身。因为涨价带来的成本和心理压力,每一家企业都要面对和承受,不管你能不能撑到最后。

压力加速向下游传导

假如纸价上涨真的能加速印刷市场的调整和去产能,那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一个显而易见的可能是:印刷产能重归平衡,甚至出现局部、阶段性供给不足,进而引发印刷工价的反弹,带动印刷厂盈利能力的提升。就像当前纸价上涨,对造纸厂的影响一样。

而且,这种可能性并非遥不可及:在部分地区,印刷产能供给不足的苗头已经出现。比如,在北京,多出版社都感觉到,周边地区的印刷厂越来越难以做到按期交货,有活儿找不到印厂的现象也在逐渐增多,有的出版社只能把业务投向更远地区的印刷厂。比如,山东,而且是济南还要往东。

同样的情况在上海也曾出现。7月底,有财经媒体曾专文报道,上海出版社遭遇“印厂荒”,急于出书却找不到印厂接单,最后辗转找到山东的一家印刷厂才算解决问题。

这家媒体将“印厂荒”归结为纸书市场回暖,这显然是过于乐观了。这背后的主要原因其实就是:印刷产能的局部、阶段性供给不足。

当然了,目前看来,导致印刷产能出现局部、阶段性供给不足的主要推手还是环保风暴。纸价、纸荒只不过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三好同学听闻,由于不断加大的环保压力,一些在北京小有名气的印刷厂已经在筹划远走他乡。比如,河北的保定、衡水。在书刊印刷厂集聚的廊坊,一些企业则开始收缩产能,甚至搬迁、停产。

无论是什么原因引起的产能供给不足,都会对下游行业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最近,便接连有媒体关注报道了纸价、纸荒压力向下传导,对酒厂、食品厂、快递物流企业的影响。

比如,一家媒体夸张地表示,纸张、玻璃等包装材料价格的过快上涨,在低端酒厂中引发了一场“血案”,很多酒厂陷入了无利跑量的状态。另一家媒体则报道说,有食品厂感慨“纸价不断上涨,采购基本靠抢”,期间差点出现纸箱供不上货的情况。还有媒体采访后得出结论,由于纸价上涨,一个快递箱的成本上升了5毛钱。其实,按照目前纸价的涨幅,5毛钱是很难挡得住的。

当然了,目前看来,八九月份这一波纸价上冲影响的主要还是中小型下游客户,一些大的印刷买家尚未受到太大影响。

不管怎样,由纸价、纸荒,叠加环保因素的影响,导致了印刷产能的局部、阶段性供给不足。这一现象除了影响下游,还给行业自身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目前看来,主要有两点:一是为印刷厂重新获取在产业链中的定价话语权提供了可能。正像很多印刷厂已经在尝试的,通过涨价化解成本上涨的压力。二是造成了印刷厂的两极分化,一方面是不少印刷厂被环保问题、纸价上涨压得喘不过气来,另一方面是有一些印刷厂活多得干不完,因为那些停限产企业的订单都聚拢过来了。前一类企业看多了,会觉得搞印刷太难;后一类企业看多了,会觉得市场真的在回暖。

到底哪一种才是行业的真相?三好同学说不清,相信各位老板都有自己的判断。

版权所有,转载务必获取授权

精彩文章推荐:

烟包印刷市场在企稳?错了!其实是企业在分化,整合在加速,变局在延续。。。

半年净赚1.15亿元,同比大跌17.87%,58家新三板印刷厂不抵一家上市造纸厂。这是为什么呢?

印刷业的三个时代。及信息化、智能化将怎样重塑印刷厂的未来?

纸价疯,造纸厂的业绩更疯,利润不翻番都不好意思跟同行打招呼!可印刷厂呢?

在令人纠结的2017年里,印刷业上市公司净利润大增背后的意外真相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