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印良品:设计即"空"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4-22 20:28:24

精选自《周末画报》

2001年秋,无印良品的始人田中一光有一种不祥的感。他在日本设计界如日中天的原研哉打了个电话。几天后,他在一家小茶会面。

田中一光邀原研哉加入无印良品。原研哉意到,自己可以和一代大合作开一个世界品牌。

然而一周后,个一手造无印良品的设计撒手西去。

无印良品交了新一代手中。革,也从那一刻开始。

一年,无印良品显现的弊端也浮出水面。从前,由于合理的生流程管理,无印良品具有价格优势。但21世后,世界越平坦,整个产业都将自己的生产环节到生成本低廉的国度,无印良品的价格优势也就渐渐变得微不足道。

原研哉意到,不能了降低成本而使其失去精神实质

原研哉:“入21世,我不能单单商品,更重要的是把些生活用品合起来,形成一个生活式呈现给者。”

原研哉是信息设计的大,在他察世界的程中,深刻地意到,今天的世界到都是“文明的冲突”,仅仅自己文化的独特性无法与世界共存,今后的世界里,关注全局、抑制利己主的理性精神将会取代小众文化先的价值观

找征服世界的设计,开始了一次奇妙的思想之旅。

想,无印良品如果生在中国会怎?如果生在香榭舍旁会怎?如果生在天才作家昆德拉的家又会怎

发现一个巨大的容器能海百川,个容器叫“虚无”。

虚无,是无印良品品牌的一次极致性深化。在他设计品海上,没有多的宣传语,只是单纯商品本身,以及“无印良品”商本身含的简洁内涵。

(峰哥注:虚无,与老子的思想神似)

设计,是原研哉的哲学言。他设计过小到日本国营铁路的票,也设计过大到无印良品这样的品牌。原研哉追求设计日常化、虚空、白,崇尚万物有灵。生,他都在安静地挖掘日本的源。

“每次离开日本,我都自己未能更加明晰地体本土文化感到懊。文化只有具有原性和本土性才会被人接受。”

原研哉出生于1958年,被称作当下最具思辨能力的日本设计师

1998年,原研哉设计冬奥会开幕式的目册。他思考,怎才能突出冬季。

一个偶然机会,他想到自己童年踏雪的经历:脚在松的雪地上,脚印竟然成半透明的,一直渗透到黑色的泥土里,漫无边际童年的留下一串串⋯⋯

他便半透明的文字凹在雪白蓬松的面上,个作品被原研哉称“冰雪”。

山口的梅田医院是所科和小儿科医院。原研哉设计医院的标识设计,原研哉把所有的标识都做成了布。

里的大多人不是‘病人’,而是孕或母,我想制造一种宜人的空。”

,原研哉用最容易的白色棉布做了标识像浴帽一容易拆装。这让访者切感受到医院行最格的准,亲们带来极的心理安慰。

原研哉反复强调:“我然是从事设计工作的,但是我的设计不是‘物’,而是‘事’。”

“作一个设计师,你何花大量的时间写作?”

2003年,原研哉第一本设计中的设计》出版,很多人因为这开始理解设计典著作《白》以及最新的《欲望的教育》都在中国行。

对这个问题,原研哉微微一笑,:“或该问我,如果你是一位哲学家,从事设计,会有什么不同?”

早在学生期,原研哉得最多的不是设计书,朋友里最多的也不是设计师,大多是建筑和作家。

得建筑需要立体思,他喜种思模式下聊天作家可以实现语言的转换

原研哉与作《未成年特攻》的小家原田宗典是中学同学,上课时,原田宗典把巴掌大的藏在本底下,挥动笔一个个方格填,原研哉成他的第一个者。

说话是一种言方式,但要把用文字表述,必经过转换,在转换程中,要靠思去整理。我希望像哲学家一思考,而写就是思考的程。”

每天写作是原研哉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些日和随笔并不是只言片,往往有几千字,是一天的整理与记录

“用言表达设计是另一种设计。”原研哉用话为设计中的设计》一开篇。  

设计即“空”

作家原田宗典和设计师直人都建原研哉重唯美派文学家谷崎一郎的《阴翳礼》。谷崎在中提到一种日本食物——羊羹。

传统的日本屋子里是很暗,而羊羹是一种在黑暗中吃的甜食。如果嘴巴里含上一羊羹,它会逐消失,融入室内的黑暗。

和两位荐者一,原研哉深深地被细节了。他甚至认为,《阴翳礼》似乎在他所从事的设计工作的状况没有西方代性的影响,日本的设计依然可以从自己的“黑暗”和阴影中演化出来。

于是,立足日本的本土文化,他予无印良品的设计理念是“空”(“EMPTINESS”),并希望将个理念播出去。

如今,无印良品已有超七千种品。从设计到海,都没有太多的言。无印良品成剩的设计加以底省略的典。

2003年,在讨论什么的“容器”才能容们对无印良品的所有藤井保提出了地平线。原研哉接受了个建,开始找能完美无瑕地把画面分割成上下两段的地平线

,他们锁定了两个地方:玻利维亚尤尼一万多平方公里的湖和蒙古的大草原。原研哉,拍如此巨大的完美的地平线,是想帮助人理解自然天道的普遍性,以及地球与人之善的前提。

“通尽可能简单设计造出适用于各种生活境及任何人群的西,18的小身和60多的老夫得‘个挺好’,”原研哉:“就是无印良品的量。”

种理念指下的品外形单调,与尚和潮流无关,无印良品一度被称作“无设计”。但使用者从中却发现了日常生活中无形的舒适,越来越多的人从而认识到什么才是设计的本

“我关心的是那些工作、休息、共享今天个星球的人:用现实的期望造其生活空,在其服得快,吃安全的食物,睡,偶旅行,面对顺境和逆境,笑和泪水的普通人,”

原研哉:“在我的工作中,本主逻辑被人性的逻辑微微超越。”

(峰哥注:从这个角度,它跟互联网产品的设计神似)

2010年5月,中国美学院曾经为原研哉办过“Emptiness(空)”的座,现场主持的建筑王澍向原研哉发问:“你已经设计了25年,不会烦吗?

原研哉回答:“喝果汁很快就会,喝水就永。”

在原研哉眼中,设计也像写作,考体系是否连贯工作,他家里设计了一木桌,在近三十年的时间里,他做着同设计工作,住在原来的家里,每天使用着同一木桌。

真玩的设计师

研究生代,原研哉自己立了目——成为顶级设计师,并且设计好了实现这个目的道路,他要求自己“眼中有全景,手中有工作”。

设计师不只是一个很会设计的人,而是抱着设计概念来生活的人、活下去的人。”原研哉。每天早晨8:30,他开始一天的工作,因要加班,他是赶不上晚上的最后一班电车,要打回家。“他是个非常用功的人,很少有休息的候。

他不断地看各种各和展,哪怕是去旅行,也一直在看西看机的候,在那么狭小的空里,吃饭时他可以把子和刀叉一通,喝水又研究杯。

他永,如果他来做个事会做成什么。他是一个完全活在设计里面的人。

旅行是原研哉的嗜好之一,家里的楼梯下专门有个角落堆放着他从世界各地回的西。

一次,原研哉到中国的景德旅行。他从那些已经变形的瓷器碎片中找到灵感,并且很多碎片回去。回到日本以后,他定制了精美的木盒子,并且写明些瓷片的由来,包装好之后放在高档的店里,出高昂的价格。果,全部掉了。

:“作为设计师,我是要告大家人出,是品的最好方式。”

一次,在意大利旅行,原研哉发现那里的通心粉很有意思,有各种形状,就开始筹划日本通心粉展。建筑厨房,在一个普通人也能明白的主上展开争,从而体建筑职业造性和各建筑的理念差异。

原研哉把个背景告了20位日本建筑设计师,要他拿出自己的设计。每个设计都以原尺寸20倍的模型展出,并配上一份食家、插画家提供的配菜。后来,“日本建筑通心粉展”成一个典的设计

此后,原研哉又策划了一系列展。司空见惯的火柴、手,都以全新而截然不同的面貌出

坂茂设计了方形管的,拉纸时不如圆纸顺畅,他告原本被拉出的实际需要的多隈研吾用胶做了捕盒,种胶可以被折成一根方管,可以放置在橱柜隙等螂出没的地方。

2009年,原研哉策划了“SENSEWARE”展,将人工纤维的各种可能性呈现给观众。人工纤维做的椅子可能是世界上最的椅子,但度非常强。清除垃圾的机器人底部装置上了纤维,可以自由地蠕,把地板擦得很干净。原研哉也利用纤维材料设计了“微笑洗”,一改汽原本冷冰冰的钢铁外表。

“我到的原研哉第一本是关于通心粉和建筑之关系的。我先是以为这个作品只是某种玩笑。但原研哉是个相当真的人,我喜欢这种把粹的日本幽默与建筑和人性状真辨析融合在一起的做法。原研哉身上有一种‘真玩’的精神。”麻省理工大学媒体实验室副研究主任前田这样评价。

“他的工作程好像一棵,他就是根,衍生出主要的枝,每根枝上,又不断地出更小的枝杈。比如,他写的都是一脉相承的。后面的是把之前没有透的部分独立出来,详细阐释。”

他可能是世界上最真的设计师,多年来寻觅“白”与“空”的设计境界。今年,MUJI迎来30周年,设计的可能性”研会上,他又一次批驳别出心裁,一味追求性格的设计,并且反:“设计到底是什么?在我看来与其是在制造物品,不如发现生活的智慧。”

2001年,原研哉受到田中一光的邀接手MUJI品牌。他花了一天时间思考份工作的意

在思考程中,原研哉海中浮了“WORLD MUJI”一,他继续了田中一光从日常生活中提出的美概念,并应对的社会化,提出“MUJI并不是追求最便宜的价格,而是最适当的价格”的展路线

在的MUJI,不只是一个成功的商品品牌,一种日常生活美的代表。

MUJI摒弃度包装,提供一种朴生活方式的理念,和原研哉多年来追求的设计表达一脉相承。

设计程,其就是发现生活、发现隐藏在物体之中的智慧。就像榻榻米的方法,茶勺的切削方法,每件道具的背后都有它的理由。多少年来人每天的思考晶构成了生活的史,‘设计’正是要去发现这藏在日用品背后的智慧。”

越是容易的素材,我反而要用它

原研哉认为以“白”背景可以凸事物的本包含一种似有似无的抽象概念。他将设计师工作解释为一种信息达,“生命的本就是脱离混沌的状,成一个独立的个体。我做的信息工作,就是事物脱离混沌的状。”

多的以“白”为标志的设计作品中,他个人最日本山口一医院的设计

那次设计,原研哉尝试用白色棉布作整医院志系体,将所有的房号和提示信息用网印刷到白布上,再固定在壁和天花板上。

是家儿童医院,来的人不有病人,有静养的产妇。白布比其它材更能突出柔和的气氛,而且将志做成袜子、床形状,可以随脱下来清洗。”

原研哉了酒店的例子,“五星的餐桌布什么总选择白色,因稍有油沾上就会很,但如果它始保持干,人认为这是一个一流的餐。医院同,保持白色的清可以传递给客人干的信息。”

他有一整套有关白的解,“它的立面不是黑,而是将一切混同起来的灰,因空白,不含一丝杂物,所以在呈现时才有着最多的表达。”有人是他的“刻意”行。原研哉解:“越是容易的素材,我反而要用它,是我在设计过程中发现的一个亮点。”

将日常生活陌生化

用一种平易近人的方式去探索设计的本是原研哉在2000年起的“re-design”日常生活再设计的初衷。

,他召集35位活在日本设计界的意人存在的生活物品行再设计,涉及的物品包括茶包、捕盒、尿不湿、章……

“我只是已有的日常生活行了重新设计,我想传递给大家,引去思考去的西和在重新设计西的不同点到底在哪里。”

“很多设计并不是去超越去人的智慧,而是人在企超越的一些新发现。它可以是一支笔、一个灯,可以渗透到很简单的日常生活中去。”

今新技革命充斥我的生活,到可能性的候,原研哉却认为“它改的只是境,而不是造本身”。

《周末画》×原研哉

Q:人把你定位第五代日本设计师,和第四代相比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A:我不知道种划分是否正确。迄今止,很多设计师强调自己的个性和所有的才能,但我更重超越个性的能力,一种可以集所有相关人的才能,包括建筑商、制造商、科学家,有媒体,发挥大家的同效,做一些我个人完成不了的目,个就是我和大家最大的不同。

Q什么把MUJI形容一个思想的容器?

A:你察MUJI的玻璃杯,里面的简洁和日本的感性有关。在古代,从青代的中国到伊斯教、密宗佛教,治者通案彰自己的身份与地位。

在人可自由选择生活,于美的感基于用化,于是日本就发现简洁的价

我想一下简约和空灵的区简约是用最少的言去表达某种西,把言精到极致,通过这种方法去把握物品的本

而我的“空灵”,是什么都没有,一个字也没有,就像两个人相互对视,看起来沉默是金,候可能会解,但实际上人们进行的是更深次的交流。

Q:你个人于WORLD MUJI代的期望都实现

A:如果它真的有无限可能性的话,源于它的根在日本。回首近代史,整个文化都被西方所治,我很少有自己独的文化和内涵。MUJI是一个非常日本原生西,我认为它是一种“感源”,是一种思路的源,个是无形又大的力量。

实际上,在中国这样一种感源也是非常丰富。如果一定要它的可能性,未来你可以自己去想象,MUJI在中国会怎,在德国会怎,如果每一个国家都可以这样想的MUJI未来的展会非常重要。

Q种感源怎么理解?

A是日本的地,把它倒来,把欧陆转过90度,日本在底下,有点像我子球,日本在下面,它是一个接收器,受到全世界的影响,有些从太平洋传过来。我从中国吸收的也很多,但是实际上在某个时节停止了种行

400年前,日本生了一次争,整个京都被成一片瓦,寺、和服、山水画……代表日本文化的物品都没有了,但是日本人来是一个折点。

日本人突然发现“什么都没有也就等于什么都有”,种“空”是在日本基本的基

Q种空是否也和中国人的“空”似?

A:当的日本艺术界受中国的影响非常大。空的概念是借着禅宗到日本,后来又在日本有了化。

但日本的空灵,和中国的空灵、印度的空灵有微妙的不同。印度的空灵用数字来表达,中国的空灵是老庄思想,老子“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你什么都没有才可以装西。

而日本的空是你拿着一雪,它很快就化了,你拿着它但是又没有,你又能感受到那是个雪就是日本的“空灵”的感,当然用言来描述是很困的。

Q今天中国的设计发展怎么看?

A:任何一个国家,经济高增代,设计发挥很大的促作用,但高增也会面影响。

今天的设计了到明天成旧西,需要不断被翻新,人在使用中得生活的想法,再得新设计。但这样会消磨企的能量,消磨设计师、消者的能量。整个的文化群体来,我得不是一件好事。

好的设计社会、者明白不要陷入这样相互消磨的怪圈。今天,中国经济,大家的斗力很。所以我力性的西已有了,不用急,多咀嚼,慢慢走。

.....是程苓峰的号,在微信加「云科技」好友就能关注我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