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身家总裁许连捷:饿了一盒泡面,累了打个小盹!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偷懒懈怠!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2-24 12:26:02

一张恒安集团CEO许连捷在机场吃泡面的照片,在福建很多人的朋友圈刷屏了。


“饿了一盒泡面,累了打个小盹儿。马不停蹄,日夜兼程。60多岁的年龄,30岁的精气神。岁月或许悄然爬上你的额头,却无法磨灭你心中的责任!恒安感谢有您!回归初创,重燃激情,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懈怠?”



照片的主人公是被誉为“闽南商业教父”的传奇企业家、恒安集团CEO许连捷先生。其中第一张是许连捷在坐在机场普通座椅上候机打盹,第二张是许连捷坐在一张简单的椅子上吃泡面。


作为行业龙头企业的大老板,作为具有巨大影响力的企业家,许连捷的这两张照片感动了很多人,大家纷纷感叹,什么叫撸起袖子一起干,商业教父许连捷给我们做了很好的示范。


新浪泉州联系上了消息的发布者——恒安集团许连捷总裁的助理陈发沛。据陈总助介绍,当时是2月14日中午,许连捷总裁一行正在广西南宁机场候机,因航班严重延误,一大早就起床又连续多日奔波赶路的许连捷总裁估计实在是太累了,在候机室眯了一会儿,而后又简单吃了个泡面继续等待航班起飞。


“我刹那间觉得十分感动,也就随手偷拍了总裁两张照片。”陈总助说,他发在朋友圈原本也只是想与更多的恒安同仁们共勉,没想到反响这么大,有些意外。在他看来,总裁的生活一直很简朴,也一直保持着较高的工作强度,特别是今年以来。“总裁开玩笑的时候说,他天生是个劳碌命。”


新浪泉州了解到,自2013年年底正式启动第三轮管理变革以来,恒安集团以信息化平台化为核心的变革历经3年艰苦卓越的工作,取得重大进展,“三炷香”体系的构建,打破了恒安传统层层管控模式,转变为充分授权的平台化小团队经营。许连捷此次出差,正是亲自率领公司高管团队前往广西、川渝、云贵等地,亲临一线推进区域小团队经营的落地实施。


而在今年1月底举行的恒安集团年度工作会议上,许连捷正式宣布重返一线,要以“60多岁的年龄,30岁的精气神”,与所有恒安人站在一起,回归初创,共同推进本轮变革,相信变革一定成功,使恒安焕发新的青春活力,再次驶入发展快车道,朝“百年千亿”目标稳步迈进!



许连捷:履历唯纸

许连捷,这位出身草根的闽商大佬不喜欢媒体给他封的“商业教父”头衔,在他看来,自己“连小学都没毕业,什么证书一本都没有”,能走到今天,全靠诚信和原则。


  许连捷,1953年6月16日出生,泉州晋江人,福建恒安集团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全国政协委员,兼任晋江市慈善总会会长。

1953年6月16日,许家添丁。含辛茹苦的家人喜出望外,渴望着这“小不点”的落世,来日能成为许家的栋梁之材,能彻底改变许家状况。

连连告捷,连连告捷,意味着成功又成功。寄托着家人无限希望,渴望着“小不点”成功,“连捷”名字就此诞生了。

  借钱发工资

  1985年春节,一个削瘦的年轻人站在大街上,身后跟着两辆摩托车。年轻人挨个走进每一家店铺,他是来借钱的。

  这个年轻人就是当年的许连捷,32岁。刚刚创办了恒安纸业不满一年。因为年底发不出工资,他只有一个办法:借。身后跟着的两辆摩托车拿着包,随时准备装上钱骑回厂里发工资。

 那个年代,卫生巾不被人接受,恒安的产品第一年卖不出去。许连捷从街头跑到街尾,进了店就问人借钱,大家说,“真的需要?哦,需要钱就拿走吧,反正春节了,我们不做生意了。”两万,三万……他最多从一家店铺里借到了十万。1985年,十万是笔巨款。没有借条,没有利息,就这样,借够了钱,许连捷回去发工资了。(足见许大佬给人留下的印象一直很靠得住)

  卖卫生巾的男人

  那是个思想保守的年代,卫生巾还是个羞于谈起的词语。许连捷找不到女推销员,五个业务员都是男的,第一批产品做出来,许连捷带业务员们到商店推销,没人理他。第一笔价值数千元的生意还以受骗告终。有的商店工作人员直接劝阻,“你要害死我?把这个东西摆上去,我那个食品谁还敢吃?”

  即便到了90年代初期,许连捷在福建已经是很有名的商人了,可是有一次侨乡小商品进京展销,组委会人员私下找到许连捷说,“你这个摆在角落就行,显眼的位置对侨乡形象不好。”

  一炮而红

  说到恒安集团,还要从1984年11月说起,当时,许连捷看了一位技术员拿的香港卫生巾设备说明书后,当即决定关闭如日中天的“后林”服装加工厂,押宝卫生巾行业。

  1985年年底发不出工资的事让许连捷备感压力和尴尬。1986年,一部香港神话连续剧在内地大热。许连捷豪掷三万元在这部电视剧中插播广告,向城市进军,向发达地区进军。不到两年时间,产品开始热销,10条生产线满负荷运转。1991年,“安乐”卫生巾在全国卫生巾的市场占有率超过40%,稳居产销量第一,“安乐”甚至成为卫生巾的代名词。

  技术革新

  许连捷喜忧参半,他担心,企业一发展到顶峰,一步之遥就是滑波。一份市场调查报告印证了许连捷的担心。20世纪90年代初,全国妇女卫生巾的市场需求量在扩大,但卫生巾厂也日益增多。新产品层出不穷,同行业老大的“恒安”,市场占有率却一个百分点一个百分点地下滑。

  这个时刻,许连捷闭门休息去了。他到了马来西亚,白天跑市场,晚上闭门,尽量让自己寂寞,尽量让自己冷静。“冷静与寂寞,会让人更清醒,会离自己最近。”

  知己知彼天地宽。从马来西亚回来,许连捷头脑无比清晰,只有进行技术、设备革新,恒安才会有更大的生存和发展空间。

  飞机刚刚落地,许连捷马上组织考察团直抵日本研究市场。结果表明,在日本,护翼卫生巾早已取代直条型,同时,中低档卫生巾迅速朝高档卫生巾转变。

  引进日本20世纪90年代最先进的成套设备,开发生产护翼高档卫生巾、热风无纺布、流延薄膜等高精尖产品是发展趋势。面对现实,考察成员一致认为要引进、要变革。但引进高档设备与中档设备比,价格相差5倍,差额人民币1亿多元。巨大的差额,有的股东开始犹豫,有的甚至极力反对。

  “决断前,要倾听多数人的意见,但做出决断的只有一个人”,许连捷说。于是,就有了国际一流的先进设备落户恒安。1年后,高档护翼卫生巾风靡全国大都市。1999年1月,“安尔乐”被评为“中国驰名商标”。

  小买卖和批斗

  在人人都想当老板的福建晋江,许连捷的第一份生意当然不是31岁时创办的“恒安”。这个贫民家庭出身的孩子,早在13岁那年,父亲受“文革”牵连被抓后,就已经开始做小买卖养家了。

  他的第一份生意是到乡下收购鸡蛋再挑到镇上卖。一天来回一趟,可以赚到1.8元,供一家五口人填饱肚子。随后,许连捷卖过鸡蛋,水果,瓜子,按他的话说,“能想起来的都干过。”

  到1977年,政策风向大转,许连捷所在的镇上开始抓“万字号”,也就是万元户。许连捷被抓进公安局关了两个月。出来后,许连捷还是不甘心摸锄头,于是和朋友说好去很远的镇上贩猪油。

  第二天,俩人一人一辆自行车,故意卷起一根裤筒,一长一短,装成农民工的样子,带着一床棉被就走了。回来的时候,他们把棉被里的棉絮掏空,装上用塑料袋包裹过的几十斤猪油,绑在后座上。猪油热乎乎软绵绵的,打眼一看,就像载着一床棉被。踩车几个小时,两个人到另一个镇上把猪油卖掉。当时,一斤猪油能赚一块钱,几十斤猪油就赚几十块钱。一个工人一个月才赚十几块钱。

  天上要下金子啦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政策放开,许连捷高兴得蹦起来。他对父亲说,天不再下雨了,要下金子啦。

  封闭多年的后林村,很多人还蒙在鼓里,许连捷一手创办起了前面提到的“后林”服装加工厂。

  破旧的房子变成了厂房,此时的许连捷,又是厂长,又是技术员,朋友、兄弟加邻居,各路人马向许连捷靠拢。几天工夫,这里的农民摇身一变成了工人。大批大批的港商订单接踵送到了后林服装厂。从此,许连捷的古厝,再没有白天黑夜,机器昼夜不停。

  出走、转产

  1984年11月的那一天,听过关于香港卫生巾设备的介绍,许连捷彻夜未眠。许连捷判断,完全依靠海外订单的服装和拉链加工业正在福建各地如雨后春笋般地兴起,利润肯定将会越来越薄。经过几昼夜的思索,他决定,从后林村走出,搬到能贾善贸的千年古镇——晋江安海。那里人才济济,发展空间大。然后,把后林服装加工厂改为恒安集团,开发卫生巾。许连捷坚信,先人一步天地宽。

现在,恒安已成为国内最大的生活用纸和妇幼卫生用品制造商,在全国拥有40余家独立法人公司,拥有固定资产200多亿元,生产和销售网络遍布全国:三大主导产品:七度空间、安尔乐、安乐卫生巾,安儿乐婴儿纸尿裤,心相印纸品其市场占有率连年居全国同行前茅。

  生根安海镇

恒安总部大楼

  时至今日,恒安总部仍坐落于安海镇。当年许连捷蹙眉挨家挨户借钱的那条街道的那头,穿过一段并不宽敞的水泥路,便能看到“恒安纸业”几个字。

  许连捷说,无论将来恒安发展到何程度,都会将总部留在这个偏远乡镇。一切都源于企业股东的“感恩”情结。

  改革开放初期,对民营企业有各种各样的声音,恒安的厂子刚建起来,就面临被勒令关停的险境。当时安海的党委主要领导冒险为企业陈情,当泉州市委领导了解情况后,果断支持他们继续干!时至今天,企业股东们仍然对当时这场虚惊记忆犹新,“企业第一次体会到共产党的人文关怀”

  管理革命

  许连捷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小学都没念毕业,但他的高明就在于做人做事都非常清醒。他不会坐在自己巨大的财富上得意,他还要向事业的高处前行。

  2002年,许连捷请来专门做管理服务的美国汤姆逊集团,签约三年,豪掷965万美金希望完成公司管理升级。配合管理升级,许连捷又上了信息化管理软件。出乎许连捷预期,新的管理系统从2002年开始正常运转,到现在,恒安业绩增长了20 多倍。

  49%准则

  1985年,恒安成立时,出资人是许连捷及其亲朋、香港天利贸易公司(港商施文博)和晋江安海镇政府。此举是自发探索的混合所有制企业,而且混合得很彻底:国资、民资、外资均有,三分天下,无一股独大。

  许连捷对于这一主动合作的产物的评价是,“在与别人合作时,我说任何的一种事物,是没办法绝对平衡的,但是只要你抱着自己得49%,让别人得51%的这么一种心理,你就会和大家合作得非常愉快。”

  股散人聚

  恒安成立不久即推行员工持股,是中国较早推员工持股的民企,这深化了混合所有制。许连捷认为:“真正创造价值的是员工。只要你来工作,就让你共同分享发展成果,这样大家的心才能够凝聚。”

  公司一位总监表示,“推行员工人人持股,大家把公司当做自己的事业来做,这让恒安脱颖而出,这也是和其他乡镇企业最大的区别。这是许总最厉害的地方。”

  1998年,恒安在港交所IPO,成首家在港上市的内地民企,造就了大批百万、千万富翁,一大批员工住进了别墅。这让许连捷很有成就感。上市后,董事会主席施文博持股20.39%,居最大股东;CEO许连捷持股19.3%;员工持股49.42%。

  三进两出的高管

  在用人上,恒安还有一个小故事。曾有同行企业以三倍的价格挖许连捷身边一位高管,许连捷找到他说,“这么好的待遇干嘛不走,你辛苦了,如果混不好了想来再来。”这位高管后来果然回来了。过了没多久,他又被另一家企业挖走了,过了不到两年又回来了。如此,三进两出恒安。

  “这是人性。他有好的机会想要走,你不能断了人家财路,你断了他财路,把他留在身边你如果满足不了他,他工作也做不好。”

  曾经批斗许连捷父亲的工作队队长,后来还担任过恒安的第一任党支部书记。

  投资不跨界


  一位福建的年轻企业家认为,许连捷还是太保守了。“十年前,王健林和许连捷相比那还是小弟,知名度和财富远不及许连捷,可是现在再看两个人的差距,知名度差大了,王健林已经是跨界明星企业家了。”

  2003年,恒安从江西吉安收购了一个化妆品工厂,还有避孕套品牌奥妮,许连捷曾也想买,后来还是没有买。“我要求所有投资要和恒安的产业相关。我们优势是终端可控的门店非常多。”

  在中国经济突飞猛进的三十年里,许连捷有足够多的机会去“暴富”。譬如,在资本积累充足后做房地产,做股票等各种投资……不过,许连捷没动过这个心思。和他经历的跌宕起伏的年代相比,他的履历显得太“清新”。甚至,可以说,他走得太谨慎了。

  不攀政治

  在许连捷长达48年的商业生涯里,他经历了因为投机倒把被抓险些枪毙的经历,看到了太多生意人从辉煌走进牢狱,太多冒险派们血淋淋的前车之鉴。经历过文革的政治变动和改革开放初期经济政策的不稳定,第一代创业者的骨子里都有深深的不安全感。

  赖昌星在厦门风光的时候,曾派人找到恒安的人,说给多少钱,他们给进口这么多。许连捷从来没有答应过。“不是不喜欢赚钱,而是赚钱有它该赚的和不该赚的。”

  到某地投资,地方政府会积极找到许连捷主动提出优惠政策,许连捷从来慎之又慎。恒安要在潍坊建工厂,当地政府提出来土地免费,许连捷一听,“不行。该拿钱就拿钱,我手续要完整,你可以给我便宜,但不能不要钱。”

  他解释:“企业最大的风险不是市场风险,是法律风险。市场有风险,我们这一批生意可能做亏了,后边还可以补。法律风险就没法补救了。法律风险你都进了牢狱了,你还能怎么去翻身?所以很多人说我保守、死心眼。”

  他笑称,这方面他的原则是“被教会的”。或许,这也是能生存到现在的第一代闽商身上共同的原则。

  三次求变

  许连捷几度对企业进行自我改革,一度发动品牌总攻。

  第一次,便是前面提到的高价引入美国汤姆逊集团“全周期时间管理模式(TCT行动)”。许连捷第二次挥刀,是2008年,彼时,金融危机突如其来、原料价格起伏跌宕,许连捷忽然叫停所有原材料采购,成立信息管理中心,每天分析当日销售数据,追踪大宗商品期货的价格、股指、原油价格等数据,继而确定原料购入的最佳时机。(现在人人都爱说的大数据,是许连捷玩剩的)

  今年12月18日,恒安与IBM公司、SAP公司分别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携手打造供应链端到端的信息化管理体统,推动恒安的第三次管理变革。

  纯正“恒安子弟兵”接班

  2010年,恒安集团25周年庆典上,许连捷宣布恒安集团执行董事、首席运营官许水深将成为接班人。

  许水深自1985年中学毕业后进入恒安,他通过不断努力,从一名卫生巾车间设备操作工做起,到目前居首席运营官要职,是一名纯正的“恒安子弟兵”,也是许连捷的堂弟。

许水深

  不避亲也不唯亲,把合适的人放在合适的岗位,这也许是解决家族企业传承的一个重要思路。许连捷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仅1999年,恒安集团就劝退了41位资深员工,其中不乏守业元老和家族亲戚,有两位是许连捷的同胞弟弟。

  三个儿子都放养

许清水

  许连捷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说,自己没有文化。他有三个儿子,但却一直觉得自己教育不了他们,所以从小三个儿子就放养。对于儿子学什么,他只过问过一次。那时三儿子上大学,告诉父亲自己准备念数学专业。许连捷一脸疑惑,“你怎么学算术呢?这还用学么?”儿子说,“老爸,数学不是算术。”“不是算术是什么?”儿子解释了很多。许连捷回忆说,“反正自己也不懂,我不管,爱读什么看他的兴趣了。”

许清流

  如今,三个儿子许清流、许清水和许清池都有自己的一片事业。许清流、许清水从英国帝国理工学院回国后,都曾在恒安集团短暂实习,但很快又都离开。目前,许清流是许连捷家族投资设立的资产运营及资金运作企业连捷国际投资公司的总经理,主攻投资,而许清水为董事,负责公司的房地产业务。许清池则在恒安任执行董事,负责收购合并工作。

许清池

  诚信是父训

  许连捷记得,儿子们从英国留学毕业归来,要迈进社会之时,他把儿子们叫到会所,喝了一下午茶,正儿八经地“教育”了一次,说,“你们就记住一点,做人要诚信,做事不能贪。贪的欲望绝对不能有。”

  诚信为本,可以说是许连捷多年经商最深的体会。当年,13岁的他开始卖鸡蛋的时候,父亲就告诉他,“做人要诚信,当一个人的诚信被社会认同了,你没有本钱也有生意做。人家就认你这个人”。

  他铭记至今。

  热心慈善

  闽商素有乐捐的习性,在慈善还没有成为时尚的时候,许连捷就非常热心公益,不仅自己捐钱,还经常出现在晋江各老总的办公室“跑钱”,成为慈善事业的一名“说客”。目前,许连捷也是晋江市慈善总会会长,被称为是慈善事业的“带头大哥”。

恒安集团成立三十周年庆典上,再次捐款2亿元支持慈善

  2011年,许连捷侄女婚礼,向晋江市慈善总会捐款1000万元;随后三子婚礼,又捐款6666.66万元;次子婚礼时,再捐款6666.66万元;2012年侄女结婚,再向晋江市慈善总会捐款1000万元。2013年,恒安股东吴华侨女儿结婚,也向晋江市慈善总会捐款350万元;恒安董事、执行总裁许水深侄儿结婚,则向晋江市慈善总会捐款500万元。2014年,许连捷侄儿婚礼,向晋江市慈善总会捐款6666.66万元。12月18日,在成立30周年庆典上,恒安集团宣布,向晋江市慈善总会恒安慈善基金捐款人民币2亿元。

2005年和2006年,许连捷连续两届被中华慈善总会授予“中华慈善突出贡献奖”。 

(来源 闽商在线



微信ID:i-shijing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


发表